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32 是我!
    正当她要上阶时,忽然间头顶一阵噼哩啪啦的声响传来,抬头张望过去,一大股透着血腥味的浓稠液体便就从天而降朝她泼来!她下意识想要退后躲避,却已然无法躲开,整个身子顷刻间便笼罩在一片暗红的水光之中……

     顾颂下泗洲阁之后便心急如焚地飞奔向静水庵,然而矗立在他面前的却已是一片汪洋火海!

     沈雁还在里面,她还在里面!他心下蓦然发紧,纵是害怕到极点,却也来不及多想什么,从已然赶到墙下的东城兵马司士兵手上夺了把刀,便就纵身进了庵去!

     庵里四处全是哭喊声尖叫声,浓烟之下根本看不清楚谁是谁,而他又从未到过这净水庵,哪里辩得清方向?只得一路寻找一路呼喊沈雁的名字,可惜根本无人答应于他!

     “顾颂!你可看到她们在哪儿?!”

     这时候身后忽然传来沈宣的声音,他竟然也跟着冲进来了!

     顾颂见他手无寸铁,便顺手捡了条木棍于他,说道:“现在根本不知道她们下落!我们分头找!你从东我从西,一路从前到后搜过去!从庵里的火势来看,后殿那边才刚刚烧起,她们如果没出去,便应该会在后殿附近!”

     沈宣接过木棍,撩起袍角塞进腰带,点头道:“那我从这边走,不管先看到谁,都先把她送出去再说!”跑了两步他又回头:“你自己也要当心!”他到底是顾家的小世子,若因为自家的事而连累他受到伤害,回头跟顾家也难以交差。

     顾颂一颗心全挂在沈雁身上,闻言简短地答应了声,便就掠向了西路。

     因为东城兵马司的人到场,庵里围墙下已经开始有他们的人在走动,顾颂一面走一面呼喊着沈雁,就有人从隔壁废墟里跳出来,说道:“阁下可是荣国公府的小世子?”

     顾颂没料到此地还有人认得出他来,但眼下又哪里顾得上理会?

     一面依旧呼唤着沈雁,一面不停地往各个可藏人的角落里翻找。东城营的人尚未进庵来,里头的火势仍在呈自然状态燃烧,四面充斥着布料烧焦的味道以及木头燃烧的气味,无论哪一种,都令他感到无比的焦灼。

     “小世子留步!小的有要紧话说!”

     先前那人赶了上来,情急之下竟然挡住了他的去路。

     顾颂耐着性子停步:“你究竟寻我何事?”

     这人像是松了一大口气似的说道:“小世子来的正好!我们方才已经查到这场失火案乃是有人故意纵火,而凶手刚才也被我们失手打伤,但他逃走的极快,我们来不及将他捉拿,便将他围困在这寺庵里!小世子既然在场,可否请您帮忙和我们捉拿案犯?”

     顾颂听到有人纵火,刹时凝了眉:“是何人如此大胆?!”

     这人摇头道:“尚不清楚是什么人!不过,他们似乎是冲着都御史沈大人家的女眷而来!现如今沈家女眷不知所踪,倒是小的们方才在院墙角下找出几具烧糊了的尸首,小的估摸着只怕她们已遭毒手!方才听见小世子在呼喊友人,小的这才斗胆出来相请!”

     “你说雁儿她遇险了?!”

     顾颂心头陡然一阵翻涌,一把揪住这人的衣襟,双目圆睁着,面目狰狞得几乎要吃了他!

     “小的只是猜测,小世子若不信,大可随小的过去瞧瞧!”他说着往墙角下指了指。

     墙角那头烧成的平地的空地上果然摊着几具黑乎乎的影子,顾颂哪敢怠慢,连忙冲上去,到了墙角下果然看见这一排竟是六七具已然看不清面目的尸体,而当中有两具身量明显偏小,脚上套着的绣花鞋还残存了一半尚未烧尽!

     寺里的女尼当然不会穿绣花鞋!

     顾颂心下一沉,连忙夺了灯笼就近细看,只见这绣花鞋不但样式精美而且质地考究,绝不是寻常女子所着之物!再往上看,这尸首的颈上竟还套着只赤金大项圈……

     “雁儿!”

     顾颂眼前一黑,两膝一软便就跪到了地上,眼泪也倏地飚出来!

     这才分开一会儿的功夫,她居然就死了,居然就死了……

     他惶惑地跪在地上,脑袋嗡嗡作响,仿似有什么东西蓦地从身体里抽离去了,使他觉得眼下已只剩了具躯壳,她怎么会死呢,她怎么死!她那么聪明,机敏得跟小狐狸一样,她怎么会随随便便就这么丢了性命!

     可是眼前这身量,这鞋子,这金项圈,不是她又会是谁?

     他颤手抚着那套着半只绣花鞋的脚,浑然已忘了自己的洁癖,曾经那么讨厌触碰别人,更不要提一具烧成了炭团的尸体,可是眼下,却再没有任何一样东西值得他这样对待!

     旁边的人站着不停地叹着气。

     他哀恸片刻,突然站起身来,再次揪住先前那人的衣襟,咬牙道:“你说的那纵火嫌犯,他在何处?!”

     那人连忙指着后院厨房方向:“方才已被小的们逼去了东南方后厨方向!为免弄错,小的们方才还在她身上淋了一大盆鸡血!”

     “东南方!”

     顾颂抬眼瞪视着后院方向,咬紧了牙关,将他一推,顿时如箭一般掠过去。

     他会找到他的,是他杀了她,他一定会找到他将他碎尸万段,让他为她陪葬!

     火场里顿时不见他的影子。

     被推倒的这人站起来,往旁边暗处招了扫手,顿时墙头上跃出两道黑影,也尾随着顾颂悄无声息地跟了上去。

     沈雁陡然遭那盆来历不明的“水”一淋,险些被吓破了胆子,直到贴着墙根等了半日也未见再有异样出现,这才忍着身上恶心的味道,蹭到了厨院,找到了水井蹲下来。

     这味道极像是血的味道,应该不是人血就是什么动物的血,她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凶险的事,但这并未令她停止思考,火场里除了沈家的女眷应该就只是比丘尼们,而女尼们手上又怎么会有这么多不明来历的血?

     必然是有人故意泼的!

     联想到这火来的言诡异,她心里不由也升起几分胆寒。

     如果这火是人为所致,而这血又是针对她而来,那么很有可能这场事故就是针对她而来了!

     她背抵着井轱辘凝望着四面,屏息着咽了口唾沫。厨院里的火势已然接近尾声,整片院落已经残得不成样子了,四面也没有什么声音,她若不是已死过一次的人,这个时候便是不被吓死也要被吓昏。

     但屏息了片刻,她又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这个时候最忌失了方寸,如果对方要拿她的命,那么方才泼血的时候便足以杀了她,既然没有,那么说明一时半会儿她还遭不了毒手。

     且不管他们究竟打的什么主意,总之眼下她不能被烧死在这火海里!

     她往厨院下打量了两眼,咬牙避过几处火险,找来个尚且完好的水桶。血水当面泼下,将她面目都几乎给掩盖了,她受不了这身污秽,必须先洗洗。

     正准备放桶下去打水,忽然间一声暴喝便就破空而来,紧接着一声戾喝挟风而至:“恶贼!快给我拿命来!”

     她遁声转身,便见月光底下一人白衣锦衫,手执大刀,犹如复仇之神一般冲她迎面劈来!而随着大刀反射在他脸上的火光,照亮了他俊俏冷冽的眉眼,使她竟不由凝眉惊呼起来:“顾颂?!”

     顾颂眼里喷着火,从眼里到心里俱是杀气。

     他孤僻了十二年,沉闷了十二年,终于等来个让他生命变得鲜活的沈雁,他以为以后的岁月里,也会在与她的相守中一直鲜活下去,充实下去,可是他的希望全都被眼前这场火给掐灭了,他甚至都还来不及放灯许愿,这恶贼竟然就将她推入了黄泉!

     他怎么能够不怒,怎么能够不恨?

     他要他的命,他要他的命!

     那人说纵火嫌犯已被驱赶到了东南方向的厨院,“他”的身上有他们留做记号的一身鸡血。月光下水井畔这人素袖白衣,偏偏头上及腰背上一滩暗红,这人就是纵火杀死她的凶手,就是害死了她的恶贼!

     心思千回百转,却只在一瞬之间。

     挟着劲风他眨眼已到了跟前,大刀在前,等他看见她的面目时刀刃已然指向了她胸膛。

     “顾颂!是我!”

     沈雁大叫着,她看着那张几乎已如印在她脑海里一样深刻的脸,却根本已无法躲避!不但因为刀太快她避不及,也因为他身后的墙头忽然冒出来的两道黑影!她完全无法思考为什么顾颂会向她下这样的杀手,她只知道她不能死在他手下!

     呼唤的声音像天籁一样振动着顾颂的耳膜,令他感到仿佛来自另一个世界。

     他蓦地往“他”脸上望去,两眼如铜锣一般紧粘着她的五官和双眼,是她……他心一沉,恍然察觉到了不对!但他付诸刀上的杀机又太坚决,发出的攻势已经无法收回,即使刀尖随着意念在她头顶生生偏向了左肩,也仍然削不去这股夺命的杀气!

     一滴眼泪落下来,挟着月光在夜幕下划过道银白的直线。

     “雁儿……”

     他的哀恸化成震天价的嘶吼,响彻在这焚场上空的云宵。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