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31 困境
    韩稷将他冷眼一扫,继续揭开壶盖往里投茶。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爱多管闲事。”

     辛乙略顿,再道:“这不是闲事,这是大事。安宁侯手段阴险,沈姑娘到底是个姑娘家,万一他使什么手段坏了姑娘的名誉,咱们也难以心安。少主就是自己不出面,好歹也让人去提醒声颂少爷,我只怕他这个时候未必知情。”

     “这个不用你操心,陶行会知道怎么做的。”

     韩稷望着他,目光随着夜风转起凉来。

     不远处小炉上水壶突突地滚着水泡,辛乙默了片刻,无奈地起身熄火,提水。

     韩稷吃了颗栗黄酥,又对着栏外看了两眼,忽然太湖石后匆匆走过来一个人,到了近前还来不及进来便就在栏下停住,只见先前还整洁俊朗的陶行,这时候却顶着一身黑乎乎的污渍出现在眼前!

     “公子,净水庵走水了!”

     韩稷一口酥陡然停在喉前,半日干咽下去:“什么意思?”

     陶行匀了匀喘息,说道:“方才小的们奉命盯着安宁侯的人,以为他们只有两人行动,谁知道他们竟还有人暗中呼应,在我们盯着那二人的同时,他们的人竟从四个方面往庵墙上淋了油和火药,然后点着了火!现在整个寺庵都被大火围困,我们根本没办法进去!”

     韩稷半张着嘴,忽然就石化起来。

     辛乙瞅了他一眼,倒是很快反应道:“那沈姑娘她们呢?”

     “正是因为雁姑娘她们还在庵内,所以小的才回来禀报!而且颂少爷还在泗洲阁,小的回来的时候他应该还不知情!小的已经让刘枚前去报讯,但这会儿就算知道,他也是没办法进去的!”陶行面色很焦急。

     韩稷垂眸看着两手,握紧拳来。

     沈雁还在着了火的寺庵里,而顾颂这个时候却赶不进去,难道安宁侯是成心想要了她的命?

     这个老不死的!

     他还等着她给他出主意弄倒皇后呢,他竟敢杀她?

     他腾地站起来,两脚点地,忽然便如只飞鹰一般掠出了栏去。

     辛乙不动声色地拎开水壶,收拾起桌子来。

     净水庵的火情引来了玉溪桥附近所有来放灯的百姓,而终于各处喧嚣热闹的洒肆茶坊也听到了消息,开始有人奔走相告并自动自发地组织人们抬水救援。

     沈宣他们所处的雅室背对玉溪桥,而不知怎么回事,门外的伙计也没怎么过来走动,于是当靠近玉溪桥这边的百姓已然纷纷往净水庵赶的时候,他们还在茶室里一面吃着点心,一面商议着买什么样的孔明灯。

     顾颂到底眼耳伶俐些,见着伙计们走动匆忙已觉不对劲,等侧耳一听外头议论,当即便惨白了一张脸,拍着桌子跳起来:“不好!净水庵走水了!”

     隔着墙壁,沈宣他们根本就未曾注意外头是什么情形,也压根没想到沈雁她们此去还会有意外发生,听到顾颂突然惊呼时便俱都愣了愣,然而等他们回过神来,屋里已没有了顾颂的影子,而房门大开,外头人果然都在往楼下赶,顾颂竟然也已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冲了出去!

     “真的走水了吗?我母亲还在庵里!……”

     沈茗惊惶失措地跟着站起。

     沈宣面色终于沉凝,抱着沈葵便冲了下去。

     沈茗跟在他身后,急到已在楼梯上连绊了两跤!

     火势已经越来越大,热浪像潮水般一波接一波地涌过来,很快禅院后方便有浓烟滚过,火苗已经从后院方向最先往中间延伸。

     沈雁与沈弋等人站在院子里已热汗淋漓,庵里的女尼们正在源源不断地往这边搬水,春蕙她们也已经加入队伍,而沈雁拖着沈弋去搬了两桶之后却发现上去也只是添乱,她们的体力根本就不如常年活动的女尼们,倒不如将水桶让给她们还来得强些。

     陈氏脸色灰白站在庑廊下,神色虽然萧索但尚且还算可以控制。

     沈宣就在庵外,这个时候救援的人马还没有到场,兴许他心里是真的并不在意她的死活罢?一个与她共同孕育过一个儿子的男人,在这生死关头,依然是没将她放在心上,可见正如沈雁所说,她的伤心怨恨根本就没有意义,而既然如此,她又还期待着什么呢?

     她拖住进来的老尼说道:“你带她们俩出去吧!不用管我了。”

     她宁愿死在这里,也不愿再回去那活人墓,宁愿死去也不愿再日日与他咫尺天涯!

     “四婶!”

     沈雁与沈弋同时叫出来,她脸上的神情太决然,在这个时候,这样的决然可真让人轻松不起来。

     “要走我们一起走!”

     沈雁看了看屋顶处,然后果断地往身上泼了几瓢水,又从屋里拖了几床被单浸湿,自己拿了一床,然后各分了一床给她们俩,说道:“围墙处烧了这么久,应该烧得差不多了,只要咱们能咬牙冲过院里的火墙,逃出去的机会还是不小的!

     “你们都把自己泼湿,然后拿湿衣服捂住口鼻,无论如何咱们也都去拼一拼!”

     从前秦寿书房有不少这样逃命的书籍,她虽未全部细看,但像这样日常逃生的技能还是看得了一两样。眼下到了生死关头,不管这么做有用无用,总之试试也好过在这里等死!

     沈弋却不知她为何会懂得这些,但除此之外她也没有别的办法,等她话音落下,随即便按她的话照做,拿被单蒙了头脸,拉了陈氏一道跟着她往院外冲去!

     陈氏一开始不愿走,老尼们却不肯担这个干系,一面帮着沈弋推她,终于一行人出了禅院,到了去前殿的空地上。

     空地上满布着浓烟,廊下的灯笼好些已经被打落了,纯靠月光照亮四面景物,但烟雾朦胧中,仍然只看得见屋宇的大概轮廓。

     沈雁记得庵里的地形,在空地上略顿片刻,便与沈弋道:“从东面观音殿过去应该便利些,因东面有口水井,方才打水的时候应该先灭过了那头的火。只是火势既然阻断了水源,可见还得咬咬牙才能冲出去,大家仔细些,动作尽量迅速!”

     沈弋道:“我们都知道了,你自己也要当心,不要隔我们太远!”

     说着便将身上的湿被单裹紧了些,而后紧张地咽着唾沫。月光下她素日端净绝美的容颜早已经脏污不堪,衣裳湿嗒嗒贴在身上,也早看不出半丝温婉仪态。再看看在场众人,包括陈氏在内,也个个形容不堪,可见在这番困境之下,大家都是在勉力支撑而已。

     沈雁咬了咬牙,抬步便往前行去。

     然而才上了前殿后的石阶,忽然就有一大拨女尼惊惶失措地奔过来,一面四散冲着一面呼叫道:“快走快走!前殿屋梁埸了!”话音刚落,就听轰隆一声巨响,前殿里火光一闪果然有着火的横梁落下来!

     女尼们又是一阵尖叫,开始如无头苍蝇般乱冲乱撞!沈雁与跟在后方的沈弋她们顿时被冲得看不见人影,一院子纷乱中只听见沈弋和福妨在叫着“雁姐儿!雁姐儿!”然而却压根听不到来自她的任何回应!

     沈弋好容易抱住廊柱站稳身子,焦灼地往四下查看,哪里有沈雁的影子?眼前灰压压的根本认不出三步外的任何人!她想到了某个可能,浑身立时打了个冷颤,提着裙子站到空地上大喊了几声,却仍然没有得到任何回音……

     沈雁被人群卷出了空地,一路避着烟火到了座已经烧过境的佛殿里,一看四面,依稀认出是寺庵东南方的文殊殿,这里与先前沈弋她们呆着的地方已经相隔着小半座寺庵了,而福娘居然没有跟来,只有远处不时传来的几声呼喝。

     这种情况下,该死的她居然还落了单!

     咬牙看看四下,情形依然很危险,附近的屋宇大火虽过,但是被烧毁的房梁却随时都有坍塌的危险 ,可是不管怎么样,今儿她一定要活着出去!

     顾颂和沈宣他们在庵外,她坚信一定会前来救她们的,还有负责这一带治安的东城兵马司,他们也必须尽快赶来救火以免火势蔓延!京师的房子多为木制房屋,假如一处失火得不到控制,则很有可能牵连起整条胡同乃至整片的房屋!

     所以他们不会拖延太久的。

     就算逃不出去,她也只要想办法使自己呆在庵里不被烧死砸死就好!

     她抬头看了看殿里已被烧损的菩萨金身,跪下来端端正正拜了三拜,然后凭着记忆寻找最近的水源。

     一般来讲水井四周都会比较开阔,她只要守着水井,不住地往四面泼水,然后再伺机出去就好——当然如果安全没有问题,她最好还是留在庵里,她是沈家的小姐,这么样湿着身子冲出去,未免有失体面,那样回头就算保得了性命,也会伤及她的名声,如果两厢都能够顾住,自然是最好。

     她遁着庑廊往厨房的方向走去,一路小心地避开掉落的木头与炭火,拐了两道弯,正觉得景物已逐渐熟悉,想起正是曾经到访过的厨院附近,心下一喜,不由加快了两分脚步。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