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76 定局
    皇帝听到此事面上也有些不耐,毕竟这案子拖了快一个月,不管怎么样,当初这悬赏的事是他同意的,现在郑明策又已经捉到嫌犯,他显然也没有办法转口反悔。遂例行问大理寺:“那案子审得如何了?何时能够定案?”

     大理寺少卿站出列来,答道:“回禀陛下,已然定案了,此案证据确凿,嫌犯口供与事实毫无二致,经三司会审,昨儿夜里已然定案,判词现在微臣处,请陛下过目。”说罢他从怀里掏出份奏折,递交呈上。

     大理寺这话一出来,站在前方左侧的楚王唇角顿时勾出抹冷意,并侧身往宋寰处扫了眼。

     宋寰正觉得这案子定的有些出乎意料的早,抬头时正好就遇上了楚王这目光,当即心下一沉,不由打了个寒颤。

     皇帝看完折子,想来也有些疑惑,遂问沈观裕道:“沈爱卿,这案子不是说三日后方能定案么?如何又提前了一日?”

     沈观裕俯身道:“回禀皇上,此案乃是由副都御史孙大人经办,微臣并未亲理。”

     孙御史便就走出来,回道:“回陛下,此案证据确凿并无疑点,经大理寺提请,故而就提前定了案。”

     皇帝再问刑部,刑部也没有什么疑问,瞪眼望了望下方,也没有一个人站出来质疑,于是竟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正要开口命兵部写委任状,宋寰却突然打斜刺里冲出来,说道:“皇上!微臣,微臣觉得此事还有可疑之处……柳阁老,您觉得呢?”

     他咽了口口水润喉,急切地望着柳亚泽。

     这是他最后的机会了!

     纵使柳亚泽不见他。可皇帝不愿意就此妥协大家都看在眼里,柳亚泽作为皇帝的心腹,这个时候又怎么能不顺着他给出的台阶往下走?昨儿夜里他连柳家大门都没进到,本以为今儿还有机会补救,没想到大理寺竟然已经把这案子给定了下来!

     这一定是楚王背后作了手脚,才十五六岁的楚王竟然手段已经这般老辣,他已经把他给得罪过了。现在他竟突然抢在他前面把案子定了下来。这说明他已经知道他与皇后所合谋之事!他接连两次坏楚王的事,楚王对他的厌憎,都已经表现在方才那一眼里了!

     倘若皇后交代的事情他仍是办不成。那他就成了楚王与皇后之间的夹心饼,他还在升迁,还想在朝上混出什么名堂?

     他忽然有些后悔,当初并不该因为沈宓而掺和到这件事里去。如果不去挑拨皇帝,他也就不会落到今日境地!朝中那么多臣子都深知宫闱之争这淌水不好趟。他当时怎么就鬼迷心窍认为沈宓必然会败在他手下呢?

     本来很顺利很有把握的事情,忽然全乱套了!

     他热切地往柳亚泽望去,希望他能看在皇帝的心意份上,帮他圆了这件事。

     柳亚泽面色一直冷凝。听到他点名,目光遂往他这边斜了斜,然后四平八稳走出来。面向皇帝道:“臣以为三司会审足显我朝之律法公正,臣相信大理寺的结果!”

     宋寰面色一白。“柳大人,那庞定北……”

     柳亚泽斜眼睨了睨他,缓缓道:“悬赏之事乃陛下亲口应允,宋大人仍在口口声声支持庞定北,是不是成心想让陛下在天下人面前失信?想引诱陛下做那言而无信之人?宋大人,这东西兴许可以乱吃,话却不可以乱说。”

     皇帝见到宋寰出来,本还揣着一丝希望,见到柳亚泽这么一说,竟是半点希望也没有了!

     但柳亚泽是他的亲信,他既是把话说的这么斩钉截铁,想来也是有他的考量。反正自打郑明策将嫌犯捉住之日起,他就几乎失去了信心,勋贵的力量尚且还不是他能够动摇得了的,如今连内阁都没曾拿下,他哪里能跟他们硬干。

     上次能够借机斥责董家一回,逞逞自己的皇威,已经了不得了。这些日子董家人避不露面,甚至董家父子连早朝都没来上,索性告罪称闭门省,他有什么办法。这宋寰赶在这当口还来提什么庞定北的事,果然没眼力劲儿。

     可是就这么放弃庞定北他又着实有些不甘心,虽然眼下不宜与勋贵撕破脸,可是将庞定北挪到五城营总归对他来说还是有好处,想起早前曾授意过沈宓的那件事,便就和颜悦色地往他望去:“沈宓你又怎么看待此事?”

     沈宓一早过来见着这风向立马又变了,正暗自觉得诧异,听到皇帝般问,又岂有不知的。

     正待斟酌要如何回应,廷外侍卫忽然走进来,禀告道:“启禀皇上,左军营送来急报,说是东阳侯世子庞定北昨夜在营里强行驾马出营,卫兵阻拦时更与之厮打了起来!现已被扣押在左军营,徐国公因告罪在府,故遣人恳求陛下亲审此案!”

     这话一出,满庭又皆喧哗起来!

     大营里入夜之后无论官级高低,如无上级命令均不得擅离营房,庞定北居然敢公然抗命,这不是找死吗?

     原本揣着满腹疑问,正静观其变的沈观裕这时候眉头拧的更紧了!柳亚泽对宋寰的态度已大大出乎他的意料,这个时候庞定北居然自己又赶巧作死,看来在他布下那盘局之后,这后头竟有不少人动起了心思!

     韩稷与楚王对了个眼神,眼里同样有着疑惑之色。

     护国公手捋长须淡定若素,顾至诚也在昂首挺胸目不斜视。对于勋贵们来说,这是再没有的好事了!至于背后究竟谁动的手脚,让事情变得这么利用,那又干他们屁事!

     皇帝最后的一点热情顿时全数熄灭在胸膛里。

     但他除了诧异却还有郁闷!

     庞定北在左军营乱来,这种事情原本由主帅徐国公自行处置即可,可如今这老狐狸倒是奸巧,挟着告罪之名把这事直接推到他面前,这不是在当众打他的脸吗?不是让满朝文武看他的笑话,让他瞧瞧他当初自己挑中的五城营指挥使人选吗?

     皇帝气得发颤,但人是他自己挑的,董家也是他自己得罪的,他还真没法儿数落董家什么,何况人家理由摆得冠冕堂皇,是在“告罪”所以不便出面惩治呢!

     “庞定北目无法纪,实在有负皇恩,陛下,还是削了他的职罢!”柳亚泽当底是皇帝的心腹,此时见皇帝被架得下不来台,自然上前解围,“陛下原先斥驳了那么些道请奏任命于他的折子,不也正是因为他的莽撞轻浮么?陛下纵然心怀仁爱,但此等行为却不便姑息。”

     沈宓也连忙站出来:“臣附议柳阁老。”

     卢锭与周盂德见他出列,也跟着站出来:“臣附议。”

     紧随在他们之后的,又有许多人。

     皇帝脸色终于好看了些,扫视了一圈下方,便就咬紧牙关,说道:“兵部听旨,庞定北目无法纪,违抗军令,削去其军职,逐出左军营!”

     言罢,缓了缓口气,又说道:“既然大家对南城官仓一案已无疑虑,那么兵部听旨,校尉郑明策有勇有谋,堪为重用,今授予五城兵马司总指挥使一职,即日上任!——退朝!”他可是再没有兴致讨论这破事儿了!

     百官们议论着出了宫去,宋寰立在廷中汗如雨下,只觉两腿酸软,竟是呆站了足足有一刻钟才挪动了脚步。沈观裕抱着玉笏远远地睨了他片刻,才又迈着八字步出门。

     沈雁正在华氏房里看中秋宴的菜牌,消息传到沈府,她立刻就扔下那堆牌子回了碧水院!

     虽然说事情已然被她料到了*成,可是真正拍板定下来又还是让人彻底松了口气,现在刘俨引起的那档子事终于彻底了结,皇后竹篮打水一场空,一心挤兑沈宓的宋寰当廷求助柳亚泽失败,已经证明了他的无能,皇后就是要怪责沈观裕,也不会怪责得太狠了。

     假设没有沈雁从中插一杠子,假冒宋寰给柳亚泽递上那封信,她相信今日朝上柳亚泽与宋寰等人也讨不得什么便宜。因为柳亚泽斥责宋寰那番话即使他不说,沈宓他们也必然会说,悬赏之事是皇帝亲口下旨,他又怎能在郑明策捉到案犯并且经三司定案之后再食言?

     皇帝冒不起这个险,碍着面子,他也会被迫下旨任命郑明策。

     只不过那样一来,沈观裕必然要在皇后面前落几分干系。

     事情大部分都在她在意料中,只一件她觉得未免有些过巧,那庞定北怎么会赶在那当口不顾阻拦要闯出大营呢?

     傍晚时沈宓下衙回来,也是久违的满面春风。

     经他的口沈雁从而又知道,早朝之后沈观裕就去了端敬殿侍读,随后听说下晌钟粹宫里就传了太医,皇后又凤体染了恙。而宋寰早朝后也消失了一阵子,回到通政司时两眼无神,脸上忽青忽白的,如同遭了什么大难,周盂德说他整个下晌都魂不守舍。

     为什么会如此,沈雁就是拿脚趾头想想也知道是在皇后那里受排揎了,他如今既把皇后给坑了,又干下那些事得罪了楚王,眼下日子会好过才怪!(未完待续)

     ps:感谢彼岸18、赫连梦秋的粉红票~~~~~~~~~~~~~感谢簪裊打赏的香囊,白鹭梅打赏的平安符~~~~~R6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