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86 肉包
    衣裳鞋袜都是华夫人送来的,说是华家的外甥女要去围场,可不能让人比了下去。沈宓和华氏都觉得不必这般煞有介事,倒还让华夫人数落了两句。

     沈雁因为东辽的事已定,皇帝不必杀掉华家来填补盲目战争带来的经济亏损,自然 西北战事对华家有可能带来的影响沈宓也曾与华钧成私下说过,所以华钧成近来往沈家的次数多,每次带来的东西也多。

     男人总是不擅说煽情的话,华钧成知道沈宓在不动声色之间对华家的帮助,于是便以他最拿手的方式报答。这几次皇帝对采购的绸缎没有像过去那么多的不满,这跟沈宓与执掌户部的许敬芳的融洽关系也脱不开干系。

     虽然这并不能从根源上改变皇帝对华家的忌讳,但至少朝中见风使舵、见高踩低的人会因此收敛很多。华钧成在办差的途中也会免去不少阻力。

     沈雁抚着披风缎带,透过半透明的纱窗看着窗外景色,福娘趁华氏闭目养神,凑到沈雁耳边道:“听说这次率领中军营护驾的将领有韩将军在内。”

     福娘她们对韩稷的感觉真是说不清楚,每次沈雁跟他见面都是电光火石火星四溅,可是韩稷又从来没真伤害过沈雁什么,甚至好多次还看得出来很维护她。这样她们就迷茫了,到底她们对他该像对顾颂一样当自己人呢,还是该像防别的男子一样防着他呢?

     沈雁早就知道韩稷来了,她不以为然地道:“他是中军营的少帅,中军营离皇城最近,当然要担负护驾之职。”

     她不但知道韩稷来了,还知道顾颂和薛亭董慢他们都来了,沈宓为了怕她们娘俩到时候有事寻不到人,所以不但画了地图给她,还把随从的人员也大致告诉了她。顾颂他们都是勋贵里正式有封号的,当然会跟随。

     不过即便知道他们就在附近,也没有办法说上话。

     路上行走了将近三个时辰,终于在午前到达了行宫境内。

     行宫在围场外围的一座矮山上,后面还有座山叫做銮山,因为形似宫宇。

     行宫一共三宫十二殿,宫内自然是帝妃们居然,东西两路为随扈所,命妇们皆住西路三所。此处三所实则也是宫殿群,只是与行宫正殿之间有高墙相隔,西路这里原是宗亲皇子们的住处,只是这两年宗亲们改去了东路。

     因着人少地多,魏国公夫人又没来,所以沈家女眷与护国公府的女眷以及柳家女眷可以各居一室,沈雁与华氏在永华宫住下来。

     殿室不如宫里大,但是对她们来说足够了,稍事休整,便又有宫人拎站食盒送饭过来。

     华氏赏了宫人,又让胭脂她们准备几色小礼,然后才回到桌旁坐下,说道:“虽说没有住在一起,可到底也不能失了礼数。下晌皇上他们要去围场狩猎,咱们先到护国公夫人与柳夫人屋里去坐坐,然后与她们一同去宫里陪淑妃。”

     沈雁哪有什么不同意的,好不容易名正言顺地出来玩,她可不会老实地呆在宫里。

     命妇们自去消遣他们的不提,韩稷这里在东五所里落了脚,则在给韩耘拧帕子洗脸。

     男子们出来不能带丫鬟,小厮们又去了洗脏衣裳,韩稷揪着韩耘的胳膊,一面洗一面没好气道:“你一不能打猎二不能骑马,才来就摔得满身是泥,连洗个脸都不会,真不知道你跟了来干什么?”洗完他拿湿帕子又擦了把他头顶的泥土,瞪了眼他。

     韩耘被他扭疼了胳膊,哎哟哎哟地直叫唤:“谁说我不会洗脸?平时我跟王俅打了架后都是自己洗了脸才回府的,你都没见过你怎么知道我不会洗?”

     “你还敢跟王俅打架?”韩稷将帕子扔进水盆里,叉腰望着他:“怪不得最近我都不见你去王家,合着你能耐了,不跟人家比高低了,改成直接动手了?”

     “又不是我先动手!”韩耘大嚷着,气呼呼瞪着他,抬袖抹一把脸庞,又扭着小肥腰走过去,踮起脚尖自己抓起帕子来洗脸。到底笨手笨脚地,溅得到处是水。

     即便如此,他也没忘了替自己辩护:“他说他养的兔子会变法术,我听说狗血可以让妖精现形,就弄了碗狗血泼在那兔子身上,结果兔子根本什么也没变,他还说我弄伤了他的兔子,然后就来揪我的衣服!本来就是他骗人,他还不讲理!我当然要打他。”

     韩稷简直无语,伸手就要来拍他的屁股。

     辛乙拿着个铜牌走进来,见韩耘弄得衣襟上一片濡湿,再看看韩稷这模样,连忙叹气走过来,抢过帕子替韩耘擦着,又重新从包袱里取了套干衣替他换衣,一面扭头与韩稷道:“御驾决定午时末刻出发去围场,楚王让人送了牌子,到时候少主与他一道随在皇上身侧就好。”

     韩耘立即望着半蹲在地下给他系衣钮的辛乙,说道:“我也要去!”

     “你去什么去?”韩稷站起来,“换了衣裳,这跟我去薛伯母那里,哪里也不许去!”

     韩耘大声道:“我都还没有吃饱饭!”

     “不许吃了!这身肥肉都够你饿上好些天了!”韩稷瞪住他,转身抓起他两只大包袱,丢到门口陶行手上,出了门。

     韩耘没办法,只得认命地跟上。

     永华宫这边沈雁用过午饭,稍事歇息,便就与华氏到了护国公夫人所在的撷翠宫。

     撷翠宫里除了护国公夫人,还有薛家五岁的大姑娘薛晶。华家跟薛家也是老交情,护国公夫人待华氏十分亲切,沈雁在殿中见了礼,陪座了片刻,护国公夫人便就让她们俩出来玩耍,不必拘在一旁立规矩。

     可是行宫里其实没什么好玩的,沈雁还是想出宫去走走,但初来乍到,又怎么好这般急躁。

     于是走到宫墙下倾听神枢营将士的马蹄声,和神机营将士们就地热身操练的声音,猜测那场面何等壮阔。薛晶曾跟姑姑学过些拳脚,见她对这些甚感兴趣,便就表示道:“这没有什么,姐姐想看拳脚,我耍给你看便是。”

     说着就在院子里呼呼地练了开来。

     韩稷穿过行宫前殿的甬道,到达西三所的前门,就见薛家丫头在院中空地上炫技,而沈雁则坐在蔷薇花丛旁欢呼鼓掌,身下石墩上也不曾铺东西,也不怕这深秋天里着了凉。

     “咦,晶姐儿也在!”

     他停顿未行的功夫,韩耘自然也看见了院里的薛晶,顿时一扫方才的无精打采,如同一颗发射出去的肉弹一样往薛晶扑过去。哪知道这会儿沈雁正好端着茶去给薛晶解渴,这一撞便就直接撞上了沈雁!

     沈雁年纪虽比他大,可到底是个女孩子,也不如他壮实,哪里经得住他这么一撞?只见一团人影冲过来,自己便已吃痛倒在地上。

     韩耘也收不住势,这一倒恰恰就倒在她身上!

     他压根就没注意到晶姐儿旁边还有人,就算看到了有人也只当是侍女。

     这会儿摔趴在沈雁小腿上,一看这衣服鞋袜跟他的一样精致,而且上头绣的花儿可真是好看,顿时知道不是丫鬟,抬头往上看去,她已经在薛晶搀扶下哎哟着坐了起来,脖子上挂着赤金大玉锁,原来是位没见过的小姐!

     赶忙撅着屁股爬起来。

     不过这小姐长的可真是诱人,那双眼睛又大又亮,跟大哥院里结的黑葡萄似的,脸庞又白又滑腻,就跟每天早上厨娘给他蒸的奶羹似的,他午饭没吃饱,正觉得有些饿,一只手又从眼前晃过去,落在她自己膝盖上,那又白又嫩的样子竟活脱脱就是个大肉包子!

     他不由更加饿得慌了,世上怎么会有长得这么像包子的手呢?他不由又蹲下去,口水哗哗地拉起那只手,这肉包子握在手里感觉更好,又香又软的,他可真想尝一口,看看是猪肉馅儿的还是羊肉馅儿的!

     正浮想联翩着,他整个人忽然已腾了空,见状不对已经如箭一般射过来的韩稷一手揪着他的后领子,另一只手拍掉了他握住沈雁的那只手,而后一甩手,目露凶光地将他丢进了蔷薇花后的草丛里。

     草坪全是茎叶很细软的花花草草,丢下去倒也没什么大碍。

     韩耘却气得爬起来大叫:“你尽欺负我!饭不让我吃饱,还打我,我要回去跟母亲告状!”

     韩稷从石桌上拿了块桃酥掷飞过去塞进他的嘴,他顿时安静下来。

     薛晶怜悯地望着专心啃点心的韩耘叹了口气,然后冲沈雁摊了摊手,见怪不怪地道:“他就是这样神神经经的,你别生气。”

     沈雁虽然被撞了一下屁股还发着疼,可倒谈不上生气,那小子看起来顶多五岁,前世里她那嗣子跟他一般儿大,常跟扭股糖似在她跟前淘气,她总不至于去计较这年龄层的小屁孩儿。不过看看韩耘,又仔细再看看韩稷,她疑惑道:“那是你弟弟?”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