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85 也美!
    那少年虽不认得,他一身气度可真是好,月白色的长衫,外罩石青色织锦绣的马甲,头顶束着只式样简朴但不失贵气的金镶玉发冠,虽看不见五官,但身姿如崖上松 ,行动如风拂云,有几分眼熟,她不由道:“这是谁?”

     沈婵抬头看了眼,说道:“你们家的客人,你不认识,我就更不认识了。”说完见到那少年脸红红站在原地,而沈弋则已迈着碎步飞快远走,遂也猜到是遇见了生人,遂道:“早跟她说过吃完酒回头再换,她偏不听。”

     打此处直接回长房,是必要经过少年所在这条路的,平日里自是无妨,可近日府里本就人客多,家仆们显然也没有料到沈弋她们会在这里消遣,因此怎怪得他们?

     沈雁拿着酒杯,不置可否。

     她在好奇的是那少年身份。

     世间出色的男子她也不是没见过,要说气质,她老爹就无人能及,要说相貌,韩稷要说第一也没人敢说第二,有这两人摆在前,旁的人都只能算是出色而已了。这少年虽然眼熟,但却没见到面容,也认不出来是谁。

     沈弋回到房里,手绢上似乎还有陌生的热度传来。

     换衣服穿衣服,眼前总还有那张儒雅清秀的脸,她并不是没有见到他的面容,险些撞上的那刻她目光也曾晃到他脸上,也许他算不上俊美,但是也绝对称得上一二等,而他那身织锦的绣袍与精致的装束,都说明他是个有着良好家世的公子。

     与府里常来往的权贵公子她大多见过的,因此也几乎没出现过这种冒失的事,但这个人,她却没见过。今日沈观裕不在府,后园子里方才是沈宓在待客,这么说来,来人应是寻沈宓的。

     她忽然不知怎么,就对他感起兴趣来。

     叫来玉馨道:“去打听打听,方才来府上求见二爷的年轻公子是哪位?”

     玉馨出去转了转,很快回来道:“是房阁老家的大公子,名讳是个昱字。”

     房阁老的孙子?沈弋心下动了动,怪不得那般卓尔不凡,原来是房阁老的孙子。

     礼部尚书房文正是与许敬芳郭云泽齐名的元老,但他却生性和善,并不如许郭二人那般强势,也不如首辅诸志飞那般老谋深算,他比先帝手上提拔起来的于罡资历更深,又比最后才入内阁的柳亚泽德高望重。

     掌管礼部的他,人都说是个真正谦谦有礼的君子。

     他不曾参与内闱斗争,也不去理会诸志飞等人与皇帝的较劲,在内阁与皇帝之间,他的存在往往更像个缓冲。

     或许正因为如此,所有元老里,房家的子弟所处职位乃是离皇帝最为相近的一户,房文正的长子房贯,应也就是这房昱的父亲,原是翰林出身,如今在国子监任祭酒,这次秋狩上,皇帝就指定了房贯随驾护行。

     房家声势不如诸家,可是从长远上来说,房家的前程却比身为皇帝眼中刺的诸家稳当的多。日后不管谁登帝位,也不管皇帝与内阁孰强孰弱,如无意外,房家都可以稳立于朝堂!

     这样的人家,怪不得那日连自家五太太提及时也竖指称赞。

     她想起那片刻惊慌失措,他无声地弯腰捡帕子,伸出来的那只手,隐隐有些发颤。

     她的心跳忽而有些加速,捉紧了帕子站起来,走到窗边去吹风。

     可是这九月的风,也不能使她的心情吹平静下来。

     房昱是房家的长孙,母族势力似乎也并不弱,以如今他父亲在朝中的地位,即便不靠房阁老的势力,房家嫡支将来也不会没落。作为阁老府上嫡长孙的房昱,他有着多么深厚的背景和巨大的潜力……这样的人,又岂是身为鲁家三子的鲁振谦可比?

     想到这里她内心又禁不住一阵狂跳,她知道不应该在这个时候想得这么深,或者说不应该在这种事上扯上鲁振谦,可她就是忍不住!她只觉得方才那一撞,她枯竭的心灵和如同阴云压顶的生活忽然又绽出来一点亮光,季氏说的没错,也许这世上还是有许多比鲁振谦更适合她的男子。

     这一日下来沈弋都有些恹恹的,没有再出来与姐妹们玩耍。

     而沈婵打算明日一早就回府去,因为沈雁不日就要出发去围场,她跟沈弋两个人玩也没意思。

     华氏特地开小厨房弄了桌小宴招待她。沈雁去找沈弋来作陪,玉馨却说她白日里喝酒酒劲了头,有些发晕。华氏给沈婵夹亲自做的八宝鸭,说道:“虽然不住在城内,可离的也不远,你要是嫌闷了,就随时来玩,这里姐妹多,下回来我再让华家那两个丫头过来,更热闹了。”

     沈婵并不拘谨,饭后吃了茶,便就道谢回了房。

     沈雁并不见沈宓,便就问:“父亲呢?”

     华氏道:“日间房阁老家的大公子来访,说到向你父亲讨教棋艺来着,你父亲可巧没空,就答应他晚上到房府去。这不,他去房家了。”

     沈雁这才知道日间那少年竟是房昱。

     房昱不是沈弋前世的丈夫么?怪不得瞧着眼熟。

     原以为自打沈璎被赶去田庄上后,沈弋跟房家这缘份就断了,没想到又还是遇见了,这老天爷还真是尽责。只可惜沈弋眼下鲁振谦,跟房家这缘份究竟续不续得上还要看运气——不过,沈弋上次一本正经地跟她说与鲁振谦没什么又是怎么回事?

     久经沙场的她从中本能地嗅到了一丝不太妙的气息,想到这里她不免跟华氏道:“上次大伯母不是让您替弋姐儿留意婚事来着?这事您可千万别掺和。”

     华氏坐下来,端起杯普洱道:“我知道弋姐儿是个有主见的,我才不去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顶多也就是有机会就带她出去应酬应酬,至于这相看的事,我上头不但有你大伯母,还有老爷呢,哪里轮得到我掺和。”

     沈雁点点头:“带带她应酬倒是要的。”

     不管怎么说也是婶母,而且季氏寡居身份不便出外,华氏陈氏怎么说都是该这么做的。

     沈雁再想了想,觉得说多了也恐露了重生的马脚,便就回了房。

     日子眨眼一过就到了九月中旬,沈雁因着这次可以在围场山野住上好几天也雀跃起来。这可是两辈子才修来的福气,真让她淡定地表示这没什么了不起,她可做不出来。

     沈宓提前三日便将所有细节告诉了她们,在到达围场后她与华氏将和其余命妇一道住在行宫外围、原先宗亲皇子们的住处里隔出一半来。皇帝自是住在正殿,而沈宓他们这些臣子则有规定的住处,勋贵们以及负责守卫的将士都有专门的住所。

     他还画了张简略的地图给她们,“行宫不比京城,规矩相对宽松,到时候你要有事寻我,可以让人递话,只要我不忙,他们会带你过来的。当然也可以直接过来,因为是皇家禁地,没有什么宵小外人,稍微走走倒不妨事。不过你母亲最好别出来。”

     他偷觑一眼正吩咐丫鬟收拾行装的华氏,小声清了清嗓子:“她长的太美了,不安全。”

     沈雁闻言立马支起身子:“难道我就不美?我就长的很安全?”

     “你当然也美!”沈宓连忙将她按下,安抚道:“可是你不是还没嫁人嘛,等你嫁了人,也会有人觉得放你出去不安全。现在你是我的女儿,年纪又小,让那些平日总觉得自家闺女是天仙的人看你两眼,羡慕羡慕你父亲有福气也出不了大事。”

     沈雁简直无语了。什么叫“也美”?

     “你就不怕别人冒犯我什么的?”

     “这你就想多了。那里可是皇家禁地,你见过有人在宫里头对朝臣家眷不敬的么?”

     沈宓慢条斯理的,完了又道:“再说了,大家都还把你当孩子呢。不过说笑归说笑,规矩松还规矩松,你也不能太过份,不能有事没事就往人堆里跑,与小伙伴们去玩也成,就是不能没有人跟随。要是闯了祸,你母亲要打你,我可远水救不了近火。”

     “知道了!”沈雁白了他一眼,溜下凳子来。

     收拾了两三天,终于就到了九月十六。

     各路人马须得全部于承天门集合,然后排好次序整队出发。而命妇们则还要提前进宫,与淑妃及一众随侍的嫔妃一道先给太后与皇后请了安之后,才能乘辇出宫加入出行队伍。

     沈雁从来没实地参与过这样的阵仗,心情有些激动,但因为没什么人值得她紧张,一路上看看窗外风景,听听将士们的交谈声,也十分放松。

     寅时三刻承天门下鸣完礼炮,队伍就迤逦前行,走在最前方的是皇家仪仗与神机营的将士,随后是皇帝与嫔妃们,侍卫随侍其中,百官紧随其后,而后是命妇家眷,再后则是中军营以及神枢营调来护驾的各一千将士。

     沈雁今日装扮仍是简单,头上插着两枝数百粒米粒大小的珍珠莲花儿,脖子上是赤金配金镶翡翠的大项圈,身上是月白底起暗色缠枝并蒂莲的云锦缎裳,外罩着深紫色薄貂绒的披风,脚上一双与衣裳同色的缎鞋,绣上双色缀玉踢头的纹饰,居然不但不寒酸,还显得十分端庄贵气。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