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00 赔礼
    才下了两盘,门房却突然说吴重登门来致歉了。

     沈宓蓦地皱了眉:“就说我不在。”

     他落了颗黑子在沈雁那片白子中间。清风斜阳下,方才还存在于他眼角眉梢的慈爱与闲适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淡淡的一抹漠然。

     吴重来赔礼?他来赔礼岂不是刘氏不管怎么兜都兜不住了么?!沈雁闻言却乐坏了,虽然吴重不来她也有她的法子操控事情发展,可是又哪有他主动上门这么样光滑无痕?如今吴重上门赔罪,真是正中她下怀!且不管他为什么会上门,总之刘氏还想逃么?

     她忍着怒放的心花,观了下局,拈子道:“人家来赔小心,父亲为什么不见他?”

     沈宓扬了下唇,挥开袍袖,端起茶碗道:“你父亲我,也不是时时都那么宽容大度的。”

     沈雁呛了口。沈宓平素看起来脾性好得很,在华氏面前什么规矩都能不顾,可若动了真格,却也称得上鬼见愁。

     她咳嗽了声,落了子,说道:“我听说昨儿吴重把三婶娘家给砸了。”

     沈宓显然并不知道这件事,他抬了抬头,“什么缘故?”

     沈雁两肘伏在桌上,声音压低着,八卦兮兮地道:“我也不知道什么缘故,不过我听说,后来还是太太出马请了安宁侯夫人出面才把刘家保了下来。三婶昨儿跟刘普的夫人打了起来,回府之后,太太就让她在祠堂里跪了五个时辰之久。

     “听说三婶回房时还是人搀回去的。三婶好歹那天夜里还给父亲去北城营周旋来着,也不知道她被罚会不会跟这事有关?父亲素来是个知恩图报的人,真的不想见见这个吴重,弄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沈雁也没有料到吴重竟会上门赔礼,应该说她压根就没打算过去动他。毕竟以她的实力,现如今想动个身负官职的外人还是有些异想天开。

     可是这怎么也不像五城营的行事风格,他不来赔礼沈宓又能拿他如何呢?而她更不相信是那三千两假银票使他觉得冲撞了沈家,——既是安宁侯让他拿着三万两银票来道歉,莫非是这安宁侯借机在向沈家示好?

     因此,先前沈夫人给她的异样感觉又加深了一层,为什么安宁侯会如此在乎沈家,先是安宁侯夫人不说二话去替刘家解了围,而后又命令吴重前来跟沈宓赔罪?作为皇后的娘家,即使太子被废,皇后也并没有因此彻底失势,安宁侯本不必再巴巴地遣吴重前来。

     这么看来,皇后党已经在开始打算争取沈家的力量了么?

     沈雁怀着这副心思的当口,沈宓若有所思地喝了口茶,招了葛舟过来。

     “请吴指挥使前厅里相见。”

     沈雁连忙站起来。

     沈宓负着手,瞅了眼她,“你这两个月棋艺精进,是不是得了什么高手指点?”

     沈雁连忙摆手:“没有啊,怎么可能?我毕生也只有父亲一个师父。”

     沈宓忽然笑起来,露出整齐好看的牙齿,揣起两手来道:“你这么紧张做什么?就是拜了第二个师父,父亲也不会将你逐出师门,你只要把他介绍过来跟我切蹉切蹉便好了。”

     沈雁闻言腻上去,抱住他的胳膊一道前往前厅:“我就是怕被逐出师门,所以不敢偷偷拜别人嘛!”

     “傻丫头。”沈宓任她挂着,慢悠悠穿过院门,往庑廊下走去,带着几分宠溺的叹息声渐渐从远处传来:“你这个样子,我将来只怕连你嫁人都会舍不得的……”

     沈雁随着到了门口,却不进去了,而是直接回了碧水院。

     她想要的答案在吴重身上是找不到的,就是偷听也毫无意义。如果她猜的没错,吴重自己也弄不清楚安宁侯究竟为什么会让他上沈家来。让沈宓来见他的目的,也不过是为了引起他对刘氏与庞氏吴重之间狗咬狗的状况产生注意罢了。

     但是她十分乐见吴重上门来,他这么一来,替沈夫人省了多少功夫,刘氏隐瞒的那些事将再也瞒不住,——她虽不知道这个安宁侯何以对沈家这般伏低做小,但这个举措真真是帮了沈雁一个大忙,否则她既然自己不出面,又要等刘氏自己暴露在沈夫人面前,又哪里有这么简单快捷?

     回到碧水院她吩咐了碧琴两句,碧琴就拔腿出去了。

     这边厢沈夫人午睡才起,听说吴重上门来给沈宓赔礼,一颗红枣拈在手里,半日也忘了放进嘴里去。

     吴重才刚刚从刘家闹完事,凭安宁侯的面子,事情完了就完了,并不需要煞有介事地来赔什么礼。就算要赔礼也该是到她这里来不是吗?怎么竟跑到了沈宓那边去?

     她猛地想起刘氏那吞吞吐吐的模样来,陈氏曾说刘氏前儿夜里曾在二房呆到大半夜才出来,出来后又出了府去,难不成这里头还有什么猫腻不成?

     沈夫人眉头愈皱愈紧,砰地拍了枣子在桌上道:“让你们查的事查到了没有!”

     秋禧连忙上来:“派去的人得日暮才能回得来。”

     沈雁又让人即刻把吴重来给沈宓赔礼的消息悄悄送到了三房。

     刘氏昨日在刘府与庞氏厮打了那么一场,连午饭也没进,回府就又跪了足足五个时辰,整一天下来只早上进了半碗米粥,这些年在府里虽然比不上别的妯娌滋润,可终归也算是锦衣玉食养尊处优,平日里连坐趟车去去京郊都嫌累,哪里能经得住这些折腾?

     从祠堂回得房来就失了一半的精神气。

     如此虽则是可以歇息了,身上却又疼得合不着眼,秋满给她热敷到半夜,好歹是睡着了,一觉睡到晌午才起,听说吴重又去了二房,手上一碗参汤顿时啪嗒摔在地上!

     “他来干什么?”她脸色本就不好,这么一来更是显得雪白如纸。

     秋满连忙道:“总之不是去太太那儿,奶奶可以放心。”

     “就是去二房才让我放不下心!”

     刘氏猛地掀下被子跳下地,冲着她大叫起来。她受够了,这几日的担惊受怕已经使得她无法保持冷静,她本以为事情到昨日已经结束了,没想到吴重又突然跑到府里找沈宓——他向他赔礼,不就是在明摆着告诉沈夫人昨日刘府被砸有猫腻吗?

     吴重居然恶毒到这种地步!他居然还要把她往死里逼!

     她身子向前微躬着,胸脯剧烈地起伏,她才刚刚放下心来,以为跪完这几个时辰便可以平安过关,如今吴重却又上门来了……她可以接受沈夫人的惩罚和责打,却没办法接受她犯下的那些事一层层被揭露!

     如今她觉得这后面好像有只手,在一把把推着她走上绝路,所有的不对路都出自这个银票是假的节骨眼儿上,因为银票是假的,所以刘普出不来还被毒打!因为银票是假的,所以庞氏跟她撕破脸!因为银票是假的,所以吴重才会遣人到刘府那么响亮地打她的耳光!

     吴重出来闹了事,沈夫人这边再也瞒不过!沈宓是她的儿子,而且还是她最疼爱的儿子,终生都视家族名声为至高无上的信仰的她岂能容忍别人染指他的名声!

     所以从她拿到那三万两开始,所有后果就已经注定了!现在吴重也上了门来,沈夫人必定起疑,现在什么都包不住了!

     “奶奶,你冷静点儿……”

     秋满看着这样的她,不由强压住心头的惊惶。

     素日里的三奶奶是最安静最亲厚的少奶奶,她虽然出身寒微,但是难得的有副好性情,所以平日里深得下人们的爱戴,当初琳琅在她面前颐指气使的时候,她们就是看不过去,所以才会在她谋杀伍姨娘事发之后积极地奔走相告。

     可是眼下她两眼圆睁,透出血丝,看上去哪里还有点平日的样子。

     “我怎么冷静,我怎么冷静?”

     刘氏赤着脚走在地板上,围着屋中央团团打转,不知是因为冷还是什么,她整个人看上去都在微颤。

     秋满连忙拿了件衣替她披上去,又斟了杯热茶给她,正要拎着鞋子蹲下替她穿起,门外丫鬟进来道:“奶奶,三爷派人回来传话,说是晚饭后会回府来。”

     “三爷?!”

     刘氏听到这句话,整个人一抖,手上的茶杯啪拉掉落在地上,沈宦要回来,难道他也知道家里这些事了?不……情况已经够糟糕了,为什么还要多个沈宦在场?她紧抱着胳膊,在透过窗子射进来的斜阳下,惨白着一张脸打起寒颤来。

     “奶奶,三爷要回来了,咱们梳头换衣吧?”

     秋满轻轻地劝说道。

     梳头?她下意识抚了抚鬓角,是了,她如今眼目下还未梳洗,沈宦那人最是浪漫,看到她这样子必然是不喜的。她两眼无神地看向四处,忽然急步走到妆台前坐下,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长发披散面无血色,遂颤着手拿起骨梳来梳理。

     没梳两下梳子掉在地下,秋满连忙捡起替她梳过。她又抖瑟着拿了片唇胭来抿着。

     光亮的铜镜里映现出她的影子,像个纸片人。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