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87 认识!
    从背后虽然看不出来他的相貌,可是从他的身段与行动却可以判断出他应是个十三四岁的少年,这个认知使她心里大大安定下来,同时也止住了高声向路人呼喊求救的打算。

     只要不是什么真的江洋大盗,她都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京城里能够穿的上这样一身绛色织锦云纹绣袍的人不多,何况还是个半大孩子!万一是沈家的熟人就完了,她不能叫得人尽皆知。否则回头传到府里,那才叫真的事大。

     果然,少年一路拖着她在人群里往前,一路遇到的官兵见着他们俩这副模样,都很快转移目标投向了余下的人,而直到出了榛子胡同之后,眼见得人们步伐渐渐稳定,他才又把她拽到了某条巷子,转过身来盯着她。

     这是可以冷透人筋骨的一双眼睛,也是俊秀到可以让人永生不忘的一张脸!

     他面容清隽肌肤微带苍白,眼形深而狭长,鼻梁挺直得像是镶嵌在脸庞间的一座陡峭山峰,而他的薄唇,那真是一双唇吗?不是老天爷精雕细琢出来的一双薄而利的锋刃吗?

     这所有的一切都使他看起来有一种发自骨子里的高贵的冷,就像是孤清地坐在宝座上的王,即使他身边无一人相衬,也能让人不由自主地想要臣服于他的尊贵。

     他太让人无法移目了,但更让沈雁感到无法抑制自己的惊讶的,是她见过他!

     韩稷,这是魏国公府大公子韩稷呀!

     她怎么会在这里遇见他?

     她眨巴着眼睛,嘴巴也忘了闭。

     韩稷看着她惊呆成品字的一张脸,那狭长的双眼微微眯起:“你莫非认识我?”

     这句话一吐出来,更像是一阵寒风刮过来了。

     沈雁缓缓收起惊色。眼睛却仍然无法移开。

     她印象中的韩稷不是这样的,当然面容的确是这么高贵没错,但他给人的感觉却绝非这么冷艳,他人前似乎从来都是温和缓慢的,就算是武将之后,他也极少显露出他好胜的那面,众人口耳相传他优雅风趣。直到后来他相助了楚王。也仍旧没让人说过他半个“冷”字,这又是怎么回事?

     沈雁这下子,再也不能像刚才那样轻松了。

     她不但不明白真实的韩稷为什么会是这样一面。而且同样不明白贵为魏国公府长子的他为什么会单枪匹马鬼鬼祟祟出现在此?即使因为要相助楚王有时不得不做些见不得光的事,可现如今按他们的年纪,应该还没曾勾结在一起罢?

     无论如何,落到他手里。她没有一点欢喜可言。

     她甚至十分后悔,刚才人多的时候张嘴大喊或者冲他背地里下一刀子就好了。

     韩稷日后是要帮着楚王夺位的。听说后来皇帝身边许多宠臣都死在他手,可见其冷血凶残,今日的事她不必深究也知道定然不是什么好事情,若是让他知道自己认识他。那可大大不妙。万一他要杀人灭口把她掐死在这里,岂不冤枉?

     心念顿转之间,她已然冷静下来。目光依旧盯在他脸上,忽然伸出手指去探他的脸。

     韩稷看到这根手指。双眼蓦地阴沉,眼盯着它到了自己鼻尖前,看着它轻轻一抹,又收了回去。

     “我只是看见你鼻子脏了。”

     她伸出指腹到他眼前,那指腹上有颗芝麻大的血迹,“喏。”

     韩稷盯着她双眼,这双眼澄亮如星,不躲闪不慌乱,仿佛真的就是看不惯他脏了鼻子。

     这样的人,见到这样的他还不害怕,要么是疯子,要么就是傻子。

     眼下的她衣衫整齐肤白发黑,再加之颈上的八宝金锁与赤金项圈,很难让人相信是疯子。

     不是疯子,那就是个傻丫头。

     韩稷的目光微闪,整张脸如古井无波

     沈雁轻缓而均匀地呼吸着,生怕一不留神触到了他杀人灭口的那根神经,虽然这里地处大街边沿,他不见得会逃脱得过去,但是谁也不知道他们这些权欲薰天的疯子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也许随手处决掉一两个人对他来说,只是跟踩死两只蚂蚁差不多。

     韩稷盯着她的眼看了半晌,目光又落到她颈间项圈上的八宝金锁上,片刻后垂下眼,伸出手来将她指腹上那点血迹擦去,然后扶着她的肩膀,和蔼地道:“你怎么不问我为什么带你来这里?”

     一时寒冬,一时春风,过渡得竟如行云流水般自然。

     沈雁苦笑:“你为什么带我来这里?”

     她怎么会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劫持她来这里,不就是怕她留在那巷子里给官兵指方向么?这个人,不但凶狠残暴,而且疑心也重,手脚也利落,干起坏事儿来连屁股都擦得这么顺溜自然。

     韩稷盯了她半晌,对这回答似乎还算满意,放下手来,咧嘴一笑,一张脸魅惑如妖孽。

     他说道:“你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去。”

     沈雁半日没出声。

     送她回去?这是想查出她的底细,日后若是她把今日的事透露出来,便好暗中下手吧?她才没那么蠢把他引到沈家去。可是不回沈家,又去哪里呢?去哪儿都不行,去哪儿都是拖累别人。可是说不出来,他又怎会轻易放过她?

     总得想个地方……

     是了!

     她心下忽地敞亮,说道:“你又没骑马又没马车,要怎么送我?”

     “这还不简单?”他扬了扬唇,这笑容一出来,便仿似寒冬远去春暖花开,整个巷子都变得明媚起来了。他解下荷包掏出颗碎银,牵着她走出巷口,丢到停在路边的一辆马车上,那正在打瞌睡的车夫被惊醒,立即驾着车走过来。

     韩稷拉着她上了车,在椅上坐定了,那漆黑的眼仁儿一转,问道:“去哪儿?”

     沈雁坐得端端正正,清嗓子道:“中军佥事秦府,不知道你认不认识?”

     秦家如今当家的是秦寿的父亲,虽然在魏国府麾下的中军营担任要职,但前世秦家与韩家并没有什么过密的往来,韩稷不可能知道秦家有些什么人。而她在秦家呆过足足八年,秦府各处她熟得倒背如流,她想混进秦府去,绝对不是什么难事。

     而最重要的是,秦寿那杂碎前世让她在后宅吃了那么多苦,操了那么多心,最后还害得华正晴自尽,虽然她也没吃什么亏,可是那种连睡觉都得睁只眼的日子是人过的吗?这辈子她不给他招点什么麻烦上头简直都说不过去!

     所以,在说到秦府的时候,她真正是心安理得。

     “原来你是秦家的人。”

     韩稷笑着,亲切的口吻,让人如沐春风。但眼底的凛然,又总是让人见了不寒而栗。

     沈雁叹气,这才是她印象中那个韩稷,翻脸如翻书。

     荣国公府这边。

     顾颂从上房里陪顾夫人说完话出来,宋疆就在廊子底下截住了他。

     “公子,胭脂说雁姑娘去榛子胡同了!”

     顾颂蓦地停在庑廊底下,凝了眉。

     沈雁去榛子胡同,自然是去打听刘普的事情。他没想到她还在纠着这事不放。她一个姑娘家,居然悄没声儿地自己跑去那种地方,她是嫌日子过得太太平了吗?

     而她上次说过有什么事情可以找她帮忙,那么她有事情的时候,为什么不来找他?

     他心里有点生气。

     好像是被人忽视的感觉。

     他抬脚往自己院子里去,不打算理会她。

     可是出了庑廊,脚步又还是慢下来。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每每想到她,他脑海里浮现的不再是她张牙舞爪的模样,而是她或嗔或笑的娇俏,她明明不是那种轻狂放肆的女孩子,她眼底里有时会浮现她这种年纪少有的机敏和睿智,可她偏偏就经常拿她没心没肺的那一面出来糊弄人。

     赌坊那样的地方又脏又乱,怎么会是她能去的地方?

     “去备马。”他转过身来,锁眉道。

     秦家在东城,也不算很远。

     韩稷雇来的马车平稳地往秦府驶去。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秦家也在中军营任职,他因此心里有了忌讳,还是他本身就在忌讳着沈雁,一路上他抱着双臂闭着双眼,并没有再说话,而沈雁也抱膝出着神,思量着一会儿的行事。

     片刻到了秦府门前,沈雁抬起头,正对上他睁开的眼。这双狭长凤目下目光晶亮冷冽,衬上一双直飞入鬓的平眉,再有那白得出奇的棱角分明的脸,真真像是个妖孽。

     沈雁下了车,回头道:“你要不要进去?”

     韩稷摇摇头,笑道:“我跟你们家不熟。”又指着府门:“进去吧。”

     沈雁径直走到东侧门处,大声拍门跟里头说了几句什么,那门房便开了门,放了她进去。

     韩稷在车上盯着她一直到府门关闭,才又靠回椅背上,吩咐车夫前行。

     门墙内,秦家门房纳闷地问沈雁:“姑娘怎么会认识我们家大公子?”更让他纳闷的是这丫头居然还知道秦寿不久前因为打伤了五城营里某指挥使的儿子,因而挨了父亲的揍,被罚去了庄子上务农两年。可这种事情老爷一向是不曾外传的呀!(未完待续)

     ps:求个小粉票啊~~~R6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