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62 吃香
    又想起应该跟太夫人分享下这喜悦之情,遂又让厨娘蒸了嫩嫩的羊乳羹和杏仁糕到慈安堂。

     太夫人已经起来了,正搭着乐氏梅氏妯娌俩的手在说话,老人家今儿着了件宽松的月白绫团花衫子,下衬深青色石榴裙,头上端端正正簪着五翅摆尾的大凤钗,看着又华丽又精神。看见沈雁来,未语已先笑:“雁丫头这是给我送点心来了,你倒又知道我胃口好!”

     沈雁跟乐氏梅氏回了礼,请了她们坐,才又笑着与太夫人道:“大周改朝换代,选了更年轻英明的君主上位,这是举国同庆的好事情,这大周天下可有咱们韩家一份功劳,老太太自然是高兴的。一高兴,自然是胃口好的。”

     太夫人指着她哈哈大笑:“这丫头,一把嘴能顶得上十只喜鹊了!虽然我们家没小姐,可有了她在,还怕日子热闹不起来么?”

     乐氏笑应着称是。梅氏也望着沈雁微笑道:“老太太说的是,说话间世子和大奶奶就要圆房了,到时候再给您添几个曾孙女,家里就更热闹了!”

     太夫人忽然经这一提醒,便不由往沈雁望来,“我记得你是腊月里满十五?”

     韩稷的身世到此时虽然不再具有什么危险,但家里也一直还瞒着不相干的一些人,沈雁不知道梅氏提起这茬来是什么意思,不过还是认认真真回着太夫人的话:“老太太好记性,是腊月底。还早着呢,眼下世子正有许多事忙,这些事稍后再提也不迟。”

     太夫人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看到福娘捧着的托盘。又微笑着让她走近,端起那羊奶羹尝起来。

     梅氏见太夫人不再往下说,自然也不好没眼色,遂又顺势说起养生的话题来。

     沈雁转到太夫人房里,看了一圈有无需要更换之物后,这里海棠便来传话了:“世子爷醒了,在问奶奶呢。”

     沈雁脸红着。正色道:“知道了。我这里陪老太太说话呢。”

     太夫人笑道:“你去罢,他从小便有些爷们儿脾气,底下人不好侍候。”

     沈雁只得尴尬应了。退了出来。

     到了东跨院,老远便见房门开着,韩稷穿着中衣搭高了两腿在伸懒腰。一见沈雁进来,便埋怨道:“你上哪儿去了?找你半天没找到。”

     “你找我干什么?”沈雁进门推了窗户。然后往冰盆里添了点冰。坐在床下绣墩上。

     韩稷目光落到她脸上,忽然鲤鱼打挺坐起来。“我办成了这么一件大事,你还不快夸奖我。”

     沈雁停了扇子:“要怎么夸奖?”

     韩稷把脸伸过去,指指自己的脸。

     沈雁白了他一眼,看向别处。韩稷忽地把她脸捧住。对准自己脸上“亲”了一口。

     “真不要脸。”沈雁拿扇子拍他,“还不起来吃饭。”

     说完站起来。

     韩稷跟着下地,随在她身后道:“你要干嘛去?”

     “屋里堆了两个月的帐。你要是没什么别的事,我就该去看看了。”沈雁回头看着他。“你呢?”

     “我得去宫里看看。”

     韩稷收敛神色。一面拿了床头的衣服披上,伸手走到她面前,撅着嘴巴挺着腰,示意她帮着穿衣服。

     沈雁睨了他一眼,伸手给他结衣带。说起来还是成亲那夜给他穿过一回衣裳,都这快一年了,他这腰仿佛又更结实了。她站在他面前,就跟外头老梅树旁边的美人蕉似的。

     这一年里心几乎都是提着未放的,从成亲之夜皇后暴毙,到郑王出逃,赵隽出宫,又到柳亚泽频频生事,若是这些事无关乎华家命运,无关乎韩稷身世倒也罢,无非是尽人事而已,可当这些所有与自身息息相关,却又无论如何松懈不下来。

     “好久没陪你去听戏了,过两日等皇上搬离乾清宫,我带你上街去。”

     韩稷拿手指拨弄着她鬓间的步摇说道。

     “平反的事呢?”她问。虽是如今大事已成,可陈王的事没办完,总归不能叫结束。

     “祖父已经让我把卷宗拿过去了,这件事他和岳父会去办。”他摩挲着她的手,说道:“你都不知道我有多么庆幸遇见了你,不只是成为我的贤内助,而且还给了我这么好的岳父和亲人,如果没有他们,我的复仇之路必然比现在还要难上几倍不止。”

     他目光深凝幽沉,每个字都发自肺腑。

     沈雁可不惯这么煽情,轻拍他道:“你的意思该不会是说娶我是因为看中了我祖父和父亲吧?我就说嘛,怎么可能非我不娶呢?肯定是有别的原因的。”

     她背对他坐下来摇扇子。

     韩稷凑过来,“你要是这么说,那我把心剖给你看?”

     沈雁朝他伸手:“拿来。”

     韩稷顿住,“你还真想看?”

     沈雁扬唇:“要不然呢?”

     韩稷哼了声瞪着她:“我才没那么傻,你要是想看,不如努力活得比我久,我比你先死,到时候就随便你怎么剖。但我活着的时候我是不会剖的,我说过,得护你一辈子,既然说了,我就绝不能失信。”

     沈雁心里暖暖的,却睨他:“狡猾。”

     屋里静静地,有窗外玉兰花的芬香,盛世安稳下,这般耳鬓厮磨,方令人沉醉。

     韩稷吃过饭,便就驾马往宫里去了。

     沈雁这里高兴归高兴,但真要说从此高枕无忧却不见得。

     柳亚泽这一动,把他们原先的计划都打乱了,原定于先平反再上位,韩稷的身份在赵隽登基之前亮出,无论赵隽接不接受都叫做进退得宜,可这样一来步骤都乱了,先登基再平反再坦白身份,不管怎么说,这欺君的罪名是逃不掉了。

     然而陈王平反案乃是最为关键的一步,没到最后落成那刻,韩稷是不会把身份公开的,这行径虽然显得有些小人,但是事关重大,他们也不能不谨慎。一旦垮在这节骨眼上,陈王案子平不了反,那么这些年的努力可就真的白费了——尽管这可能性不大,但终归小心驶得万年船。

     于是这就得看到时赵隽对此持什么态度了。

     不过如今有了那么多人为后盾,倒也不怕输得一败涂地,所以心下倒也还是有几分底。

     但因为还没与韩稷谈到这事,因而下晌觉也没睡好,不过想来他也未见十分轻松,不然的话,不会马不停蹄又赶去宫中。

     眼看着太阳西斜,正准备起来看帐,外头却说兵部侍郎的夫人求见。

     于是连忙迎出来。这里才到了前厅,外头又说吏部郎中的夫人和大理寺少卿的夫人来了,这头上了茶点,那里又说工部侍郎的夫人儿媳上门拜访,这一下晌陆陆续续,竟来了有七八拨!

     且对方神态语气之恭谨比较起原先来又更甚几分,沈雁先时莫名,后来聊着聊着也嚼出味儿来了。

     赵隽如今受命成了新君,不光韩家再度成为功臣宠臣,韩稷更是成为首当其冲的不二功臣,如果不是他说动赵隽,不是他设法从火场将他救出,不是他带兵从柳亚泽手下救下他,不是他带领兵马围困宫门三日,赵隽哪里会从一个待宰的废太子翻身坐上皇位?

     如今朝廷里,还有哪个勋贵如韩家这般声势震天?有哪个少年臣子有韩稷这般威风八面?

     而进府来的这些女眷,几乎个个都是原先曾与柳亚泽或是楚王郑王他们有过牵连的,现如今内阁勋贵打成一片,这些人自然也开始担忧起自己的前途,然而想在阁老们和韩家父子面前讨个好找不到机会,于是只好把主意打到她这里来了。

     心里一亮敞,应对起来就自如了,总之天南地北什么都聊,就是不聊朝堂事。

     但这些命妇们也都不是吃素的,就算沈雁不给她们机会,这里旁敲侧击地打听得沈雁偶尔也会陪太夫人进寺烧香,却也务自热情地跟沈雁约好了同去进香的日子。

     沈雁长这么大,头一次知道自己这么吃香。

     夜里韩稷回来,不免提起。韩稷躺在床上道:“新君上台也不可能把旧臣全盘洗清,这些事你比我有主意,不必跟我说。”说完他又一骨碌爬起:“不过我估计,往后你这些应酬是少不了了,这么说来我真得给你配几名护卫了。”

     沈雁道:“咱们在韩家还不知能住多久呢,说这些是不是早了些?”

     韩稷听他这么说,倒是也点头静默下来。

     诚然他是赵隽上位的第一功臣,可是至今为止他身为陈王之子的事实还未曾公布,如今满天下除了几位国公府知道他的身世外,元老们尤其是赵隽并不知道,到时候他们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和态度还不知道。

     虽说事到如今他已不会再如从前一般危险,即使有人觉得意外,也没有理由会去伤他性命——赵隽得全靠几家国公府、元老还有沈家相帮开创新的局面,他若还像承庆帝那般刚愎自用,大周就真的只有完蛋这条路了。而只要沈家和几家国公府屹立不倒,她和韩稷就绝不会落到如从前一般的困境。(未完待续)

     ps:感谢大家的月票和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