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46 凤令
    顾至诚等人一致表示接受,魏国公这里也放了心,一行人就此事又说了许久话,因惦记家里,于是便又约了日子再矛,而后散席归家。

     刚回到府里,便见韩稷和沈雁在二门下等候,神色忽明忽暗地,看着便是有事。

     “怎么还不睡?”他问。

     沈雁道:“我们有件很重要的事情想问父亲。”

     魏国公没多想,指指内院便就率先进了门。

     进了书房,韩稷示意陶行在外守着,然后轻轻掩了门。

     魏国公因为才办成的事情心情轻松,见他这般,不禁好笑:“你们找我什么事?”

     两个人相视了眼,走上前去,说道:“我们想知道,陈王妃原先的那枚火凤令,是不是在父亲手上?”

     魏国公眉头动了动,但却没有十分震惊,他说道:“你们怎么会突然问起这个?”

     沈雁知道有谱,便就把下晌审宁嬷嬷的事儿给说了。

     并道:“上次楚王偷袭华家的时候,就是奉了皇帝之命前来刺探火凤令,可是火凤令并不在华家,经舅舅一说,我们也知道了这令牌十分重要,所以如果在父亲这里,那咱们只要找到那三千死士以及那三千副兵器甲胄,压根就不用等辽王那边来讯就可以直接冲柳亚泽他们下手了!”

     魏国公听说完,表情也终于凌乱,不过他显然不是为这皇帝寻火凤令的事,也不是为了宁嬷嬷居然知道火凤令藏在他手里的事,而是道:“你怎么能确定这火凤令里真藏着有三千死士甲胄的下落?”

     沈雁讷了讷:“这是我舅舅亲口说的呀。”难道他还会骗人不成?

     华钧成亲口说的,这火凤令乃是号召三千死士的,而且还关乎于这批死士曾用过的带有机关的甲胄。虽然知道的人不多,但皇帝必定知道。而且,如果不是因为有着这么大的秘密,皇帝会指使楚王来寻?

     魏国公深深望着他们,忽然走出书案来,到了他们面前道:“火凤令确实在我手里,可是它隐藏的秘密根本就不是什么三千死士。更没有什么带着机关消息的甲胄兵器。而只是陈王在征战途中从敌寇手中得到的一笔财宝。”

     “财宝?!”

     沈雁和韩稷都张大了嘴巴。

     魏国公深吸一口气,说道:“你们若不信,可先在门外等我。我这就带你们过去瞧瞧。”

     沈雁心里虽是不信,但听到这话却也还是拖着韩稷出了来。

     很快魏国公便拿着马鞭出了来,示意他们往外走。也没说具体去哪儿,只是让韩稷与沈雁同与他驾马。沈雁因着身为女子。极少骑马,尤其也不敢在长辈面前放肆。但这个时候见魏国公这么说,知道是不想让她乘车以免车夫随从什么的透露了行踪。

     这里便就披了件黑氅,戴上帏帽,随着他一路出了坊。

     早春的夜里还十分清寒。夜色又已深,路上除了遁城的五城营士兵,其余别无一人。

     魏国公带着他们小心地穿街走巷。专寻避开遁城兵士的路走,沈雁纵然熟悉京城。但在这么样转来转去之后,也失了方向。

     行走了约摸半个时辰,看看北斗星方向,约摸是到了城北广化寺一带,海子的北端,将近积水潭的一片民户区域。

     魏国公翻身下马,示意他们将马拴在广化寺后墙脚下的香樟树下,然后领着他们徒步进入寺后小巷。

     巷子里乌黑清寂,但很明显魏国公并不打算掌灯。夜行对于他们俩这种行武的人来说并不算什么,但沈雁步伐有些踟蹰,韩稷蹲在她身前,示意她爬上背。沈雁也没客气,趴了上去。

     实际上并没走多远,大约百来步,到了座不起眼的民宅跟前,拍了拍门,门内就走出个布衣妇人来,开了门,先跟魏国公裣仍施了礼,然后看到后方的韩稷和沈雁,目光里滑过丝敬意,然后竟然跪下施起大礼来。

     沈雁韩稷十分诧异,问这老妇道:“老人家快起来。怎么称呼您?”

     老妇摇摇头,站开些,浑身上下透着尊敬,却是不说话。

     魏国公道:“她不会说话。进去吧。”

     沈雁又是一讷,见他已经抬步,便就跟老妇点点头,走了上去。

     能在这种地方呆着的人,肯定不会是一般人,就冲着这份忠诚,也是受得沈雁尊敬的。

     再者她冲魏国公行的只是寻常礼,对她和韩稷行的却是主仆大礼,这其中有什么含意,难道还用深想吗?陈王当年影响力那么大,且陈王府上下那么多人,不见得个个都死在赵室铡刀之下。比如说辛乙不就是个异数么?还有那扑朔迷离的三千死士……

     正想着,这里已经进了内院,内院里又有个六旬上下的老者牵着个五六岁大的男孩儿站在檐下。

     见到了他们三人,老者也是行着同样礼仪,这次韩稷亲手将老人家扶了起来,并没有说话,却是拱手略略回了一礼。老人热泪盈眶,说着:“小的胡九,等公子等很久了。”那稚童紧牵着其衣后摆,目光充满了生涩和好奇。

     进了屋里,魏国公坐在简陋的木桌上方,挥手让才说道:“他们一家都曾经受过陈王大恩,也是陈王妃生前最为信赖的人之一。

     “我在金陵见到你母亲时,她正在临产之时,我帮不上忙,就让我去寻你姑姑霭妤,但我遍寻不着她,等我回来,你已经生下来了。

     “我要带你母亲离开,但她执意不肯,说生是陈王的人,死是陈王的鬼,何况她当时生产完,能不能受得了这番颠簸还未可知,与其到时都走不脱,还不如只让你随我走。

     “我无奈之下只得同意。然后他就交给了我两样东西,一样是我给你挂在脖子上的玉珮,一样便是火凤令。随火凤令一起的还有一份地图。她给我火凤令的时候并没有说里面是什么东西,只说我去看看便知道了,并让我等你长大之后连同你的生世一起告诉给你。

     “我回京之后便就寻到了此处,发现胡九一家人守在这里。本来是打算等你满十八岁后便告诉你身世的,并且把这个交给你,但是没想到你居然已拿到了世子爵位,我本就把你当亲生骨肉看待,你来当这个世子并没有什么不好,我也就没提起了。”

     韩稷有片刻沉默,接而道:“不知父亲所说的那笔财宝又在何处?”

     魏国公轻轻击了两下掌,先前出去的胡九又捧着个盒子进了来,放在桌上打开,是个铜制的有凹纹的奇怪形状的物事。

     魏国公这里再从怀里取出一物,嵌入这铜件中间的凹纹中,将这二物一起拿到屋里墙角石砖处,撬开一块砖,将之放进去,便听轰隆一声,原先魏国公坐过的位置后方,竟赫然露出两尺见方一个洞口来!

     沈雁瞧清楚魏国公拿出的那件物事正是一枚铜制的凤头钗,心下激动,不由站了起来。

     “这就是火凤令?”她问。“对了,我舅舅说是枚铜令,但宁嬷嬷为什么说是枚乌木制的?”

     魏国公说道:“当时陈王妃交给我的时候,外头的确是包着一层乌木的,若不是钗头有字,则看上去与寻常钗子无异。”

     原来如此。沈雁点点头,世人少用铜钗,想来宁嬷嬷初初看到时未曾惊讶,也是因为这层掩饰之故了。

     “我们下去。”魏国公说道,然后胡九这里已取了油灯,率先下了洞。

     地下有了灯照亮,便赫然出现架木梯,韩稷先扶着沈雁下去,自己再跳下。

     顺着胡九举灯往前,是条狭长的隧道,走了大约两百来步,视线豁然开朗,呈现出一个洞室来。而油灯的亮光渐渐微弱,胡九沿着四壁将反扣着的排一铜盖逐一打开,嵌在壁上的明珠逐渐辉亮,放出的光芒的顿时照亮了整个洞室,而室内足有二三个铜皮大箱笼立时也呈现在众人眼前!

     “这就是陈王当初遗留在京师的财宝,实际上这是前朝的宗亲在为保住自己全尸的情况偷偷献给陈王的,因为他们知道若是落在赵家人手上,必然不抛尸荒野,也要落个尸首分离的下场。”

     每个征战出来的王者都会敛下一批财富,想说陈王这几十年仗打下来真能落个两袖清风也是没人信的,因为通常有钱的都是富户权贵,而义军要打的也正是这些人。所得的财富一方面往往用来充盈国库建立新朝,一方面也会用来犒赏下属。

     陈王既然没称帝,那么会留下这笔财富也是正常。

     魏国公说道,“这笔财宝陈王虽然收下了,但并没有打算怎么用,因为陈王府并不缺这笔钱。陈王大军曾经在广化寺驻扎,当时他就命人把这批财宝留在了这里。我去到金陵时,陈王妃便将这些给予我。”

     说罢他将手上已然契合的凤令与铜盒一道压进其中一个箱笼盖上的凹处,那箱笼盖应声弹开,箱子里黄金翠玉的光华顿时灼得人两眼生疼!再陆续接着把所有箱笼全部打开,不是金银元宝便是宝石翡翠,纵然沈雁见惯的财宝不在少数,但乍然一见这么庞大的一笔,也是不由暗暗惊骇。(未完待续)

     ps:今天有事传晚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