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95 放箭!
    夜色笼罩了京师,乾安寺里的炊烟也渐渐熄了。

     这是隐藏在市井深处的一间小小的寺观,门口的窄巷甚至连宽大些的马车也无法进去,寺里也只有一个老和尚并两个徒弟,现在都已经被郑王的手下绑在柴房里。四周一片安静,连周围的民居也好像不曾住人一般没有声音。

     郑王在窗前望着外面夜色,他显然已经清洗过,身上干净了不少,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一身灰布道袍穿在身上,头发也整齐地束了起来。

     自从联合辽王和鲁亲王跟东辽人达成协议之后,他也再不是当初那么落魄的他了,他有了可以行事的盘缠,也有了一批得力的随从,不得不说这半年里的潜伏,没有他们的相助是办不到的。

     但眼下他眉头微蹙着,对于眼前的困局却仍是无法破解。

     “王爷,时间差不多了,我们是不是可以出去布署?”

     未戴面罩的黑衣人走上来请示。

     郑王微顿了一下,咬牙道:“去吧。手脚利落些。”

     黑衣人退下。

     他走回屋里,对反绑在柱上的景洛说道:“恭喜你,可以不用再捱了,等到你父亲一来,我就可以要挟他写禅位诏书,等我诏书到了手,我会再让你们父子一道赴死的。”

     “你不要杀我父皇!”景洛眼泪滚出来。他不希望有人为他死。

     郑王笑了笑,没理他,拿了旁边一本经书,坐在烛下翻起来。

     “王爷!有情况,我们周围许多户人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人去楼空!”

     先前出去的黑衣人飞快又回了来。

     郑王身子一顿。抬起头来,“人都走了?”

     黑衣人点头。

     郑王站起来,走到景洛面前。

     景洛眼泪汪汪望着他,却紧抿着双唇。

     四周民居都没有人,这说明什么?

     没有人知道他们在这里,周围的百姓更是不知道,他只告诉过赵隽。而眼下他们突然之间走了。难道是赵隽把消息透露了出去?眼下全城皆是韩稷的手下,如果赵隽真这么做了,那么这肯定是韩稷手下所为了!

     “一定是韩稷!”他倏地回转身。紧咬着牙关,“赵隽竟敢不听命令,他连他儿子的性命都不顾了吗!”

     “王爷,咱们眼下怎么办?”黑衣人道:“要不要赶紧撤?”

     “现在这个时候还撤得了吗?!”

     郑王握拳往桌上捶去:“赵隽竟敢不听话行事。他们不仁,也就别怪我不义了!抽两个人去附近引开官兵视线。放信号弹给城外接应的人,让他们速速前往西北联络蒙军进攻雁门关!然后等人引开之后,你们再随我潜进宫去!”

     “我们人手不够,恐怕难以攻进宫去!”

     郑王指着景洛:“有他在。还怕没办法吗?!”

     “王爷!有官兵已经往这边围过来了!”又有人匆匆闪进,禀报道。

     郑王终于变了色,“来了多少人?!”

     “小的只见街上四处是人。四处是兵甲,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

     上千的兵力。韩稷这是想要往死里逼他了!如今别说进宫,就是出街都难了!

     他转过身来,“快放讯号弹,本王今日就是粉身碎骨,也要让他们这皇位兵权掌不得安宁!”

     说完他走到景洛身边,三下五除五把他从柱上解下来,推着他往门外走去:“本王有你这小兔崽子作陪,黄泉路上也算不寂寞,本王一个换赵隽子嗣一个,也算回本了!——走!”

     乾安寺外,韩稷已经与顾颂带着兵马到了胡同口,官兵们很快占领了四面房舍。

     看着黑漆的乾安寺,韩稷也侧耳凝了神。

     赵隽给他的的确是郑王的亲笔,可是这厮如今越发狡诈,究竟会不会真在乾安寺等他他还是拿不大准的。他招来顾颂:“你跟我进去搜寻,让王儆带着人包围四面房舍。”

     顾颂点头,下了马来。

     随后一队人马立即跟上。

     才走了几步,稍远的天空忽然啪地绽开一片火花,莹蓝的光芒顿时照耀了小片天空。

     “是讯号弹!”

     韩稷握紧了剑柄,“这一定是郑王给出的讯号!咱们的消息还是提前走漏了!——快进去!”

     说罢脚下立刻加快了速度,这里一进门,后面人马立刻就将四面门窗包围了,顾颂接过士兵手上的火把,打量四处,却不见一个人影。韩稷使了个眼色给他一同再进内,跨过天井就听见柴房里有动静传来,早有机敏的士兵上前查看,没片刻便带出三个绑得快晕过去的和尚。

     “绑你们的人在何处?是什么模样?”顾颂指着他们问。

     老和尚喘气不匀,小和尚倒是立马爬过来,指着院后头道:“他们往那边走了!”

     韩稷抬眼望了望,吩咐后面人道:“先看着他们。”而后也接了火把,往后院走去。

     后院只有三间房,从角门过去便是个小菜园儿,菜园四周又是一圈围墙,最后是一排罩房。

     “韩叔叔!”

     正打量着,罩房那里忽然传出景洛的呼声。

     二人抬眼看去,只见对面围墙上突然推出个人,小小个子不是景洛又是谁?

     “殿下!”

     “韩叔叔!”景洛哭起来。他也不想这么孬种,可是这个时候能见到他们的感觉真是太好了。

     “别哭。”韩稷尽量平缓地,望着他背后两名黑衣人。“你们主子呢?”

     左首那个道:“我们王爷早就走了,你以为他真会在这里等着你们来捉他吗?”

     韩稷盯着他架在景洛颈上的刀剑,说道:“那你们为什么不走?”

     “我们不走是为了跟你谈个条件。”黑衣人道。

     “你们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条件?”韩稷目光扫过那人脚下,与顾颂递了个眼色:“传讯给王儆,让弓驽手立刻准备,将他们当场射毙!赵博勾结蒙军侵犯中原。人人得而诛之,燕王不是我的儿子,我不会因为他而放走任何一个逆贼!”

     说完他走上前两步,冲那人冷冷一笑,又道:“我这么说你是不是觉得大失所望,郑王殿下?”

     那黑衣人微顿,紧接着仰天狞笑。两眼射着毒光往他望来:“你果然厉害!没想到我这样也让你认了出来!但你话虽说的好听。我却不信你会不顾这小子的性命!赵隽封了你为大元帅,你害死他的儿子,难道就不怕他回头治罪?”

     “我为国为社稷。何罪之有?”韩稷凝望着景洛双眼,“你以为我出兵是为了救燕王?错了,我实则是为我自己。你要向我复仇,我若不先夺了你性命。我怎么放得下心?我原先以为你总算有几分脑子,但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颂儿还等什么?”

     顾颂看了眼景洛,抿唇走了出去。

     随着两道哨声,四面墙头立刻呼啦啦窜上来上百弓驽手。

     郑王犹是死里逃生过,但看韩稷这不假思索的势态。也是有些浮躁:“你是不是觉得我真不会杀他!”

     “放箭!”韩稷挥手大喝。

     驽箭如雨向郑王立处射来,郑王下意识挥剑阻挡,而这边韩稷则在同一时间腾地而起。以与箭同样的速度掠到景洛身旁,拽住他胳膊护到腋下!而这边厢顾颂也如影随形掠到他身边。双手挥剑替他挡去驽箭!

     他们的速度之快让人无暇以顾,配合之默契更是让人惊叹。郑王这里才扬手便察觉中了圈套,连忙收手回来补救,但可惜已经迟了,景洛已经被韩稷护过去,他忙碌挥出一剑,削中景洛手臂,景洛啊地一声,韩稷补了郑王一剑之后立刻将他卷出重围。

     “洛儿怎么样?!”

     “我没事!谢谢韩叔叔。”景洛捂着潺潺流血的臂膀,紧咬着牙关不使自己哭出来。从刚才韩稷一直盯着他看时他就察觉出来,他说那些话是迷惑郑王的,这些眉娘曾经跟他提点过,尤其是在上次遇险之后,她跟他说了很多。他虽然不见得全记下,但心里总是有提防的。

     那些驽箭可都不是假的,如果刚才有一个不慎,韩稷都会为他送命,他怎么还能够在他眼前哭疼?

     “你自己会上药吗?”韩稷掏出止血药,扭头看了下顾颂那边。郑王已如强驽之末,身上中了好几箭,顾颂根本不必动手也能坐等着收尸了。但是眼下又怎能让他就这么死?他的生死事小,关键是他捅出来的这些篓子才叫大事!

     “我会。”景洛点头。

     韩稷拍拍他的头,仍是唤了顾颂回来照看他,然后扭身回了场中,哨声再一吹,驽箭便停了下来。

     郑王匍伏在地下,前胸后背各中了箭,韩稷打了个手势,陶行他们忽然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他说道:“把他带回府去,让辛乙好生治他。然后全城戒严,城门进出人不要有丝毫疏忽,方才这厮放出的讯号弹不知道是发给谁,总而言之谁都还不能放松!”

     “遵命!”陶行等人迅速带着人离去。

     夜色更浓了。

     赵隽自韩稷走后,便没有一刻是静得下心来的。消息这一放出去,景洛的命便就悬在半空了,晚膳前他去了趟钟粹宫,陆铭兰正在吃茶,红肿的眼睛看得出来正又哭过,但见到他她又努力地放轻松。他陪着她用完膳,实在坐不下去,推说还有政务,又回到了乾清宫。(未完待续)

     ps:求月票~~~~~~~~~大家的推荐票麻烦可以投给新书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