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74 丢脸(粉红150+)
    她想起那日在永福宫外桥头上,她说到皇后说到郑王时她面色是有些晦涩,难道皇后还曾有过别的儿女?

     蔡氏原是要随着许夫人和华氏去的,但沈雁是沈宓的女儿,年纪也不小了,终归不好就这么撇下她,便就停了脚,说疲乏:“小公主夭折的时候才一岁,那会儿咱们高祖才刚过黄河,还没到京城来呢,雁姑娘自然不曾听说。”

     沈雁又道:“那小公主怎么夭折的呢?皇后娘娘当时不在身边么?”

     “皇后娘娘当时带着大殿下和小公主。”

     说到这里蔡氏才觉自己的称呼有问题,连忙略过道:“当时大军正打算北攻,陈王率领部将在沧州,高祖和皇上在泰州,那会儿也是大雪天,高祖说滞留几日才北上,但陈王却说雪天更容易攻城,他倒是先从沧州进发了,高祖这边不得不呼应,结果小公主跌进冰窟里,就这么夭折了。”

     “那后来这仗打赢了不曾?”沈雁问。

     “赢是赢了,可赵家终究丢了个小公主啊。”

     蔡氏说这个话的时候颇有几分不以为然,似乎在数十万大军兵临城下之时,陈王杀伐果断攻下都城也没有保住个孩子的性命重要。

     这就叫占了便宜还卖乖。当初若不是陈王,赵家的江山能坐得这么顺利?如今这是陈王让了皇位出来,若是当初不让,赵家如今顶多也就是个异姓王而已,战乱之中死个儿女不是很正常的吗?满朝文武里死去儿女的有多少?华氏兄弟姐妹六个,最后也只剩了华钧成与华氏。

     如果要算帐,是不是都该算到你这当了皇帝的人头上?

     合着赵家当了皇帝,他们的子孙就比别人的子孙格外金贵起来了,若是不愿意赔上性命,当初又何必起什么义。

     沈雁原本对赵家与陈王这桩恩怨并不那么关心,但因为蔡氏的态度,倒是又有几分替陈王不值。

     忠义真是害死人,陈王让了江山,落得家破人亡的下场,如今死后倒还得背上赵家这种莫名其妙的埋怨。不知道他在临死前看到杀他的赵阶时又是什么心情?

     原是没兴趣再跟她扯下去,但又不想让她顺遂地去寻华氏,便就仍往下扯着道:“陈王这么积极,难道当初他的儿女不在身边?”

     蔡氏远远地看见着沈夫人已与华氏不见了踪影,自是不方便追过去了,这沈雁不断缠着她,心下也有些着恼,没人旁人在,说话的口气也不那么随和起来:“陈王的儿女当时都大了,长子次子都在军中,只有一个女儿随着小陈王妃留在金陵。

     “陈王是个逆贼,姑娘往后还是不要打听为好,也免得给令尊令祖带来麻烦。”

     明明就是她先说起来的,反倒怪人家打听,但沈雁眼下却不肯计较她这个,觑了她一眼,而是讶道:“小陈王妃?”说话时不动声色地略略侧转身子,挡在她前面。

     蔡氏是带着任务来的,见状便就皱了皱眉,待要轻斥她两句,却是又知得罪不得,便就耐着性子道:“陈王的原配是在嘉兴的时候过世的,小陈王妃是续弦,比陈王小了老大一截。”说到这个人物,蔡氏眼里透着不耐之余,又闪过丝隐隐的不忿,还有一丝嫉色。

     嫉色,蔡氏在嫉妒小陈王妃。难道这个小陈王妃很出色?

     英雄配美人,陈王那么威武,想必是出色的。

     沈雁暗自点头。看到蔡氏这股不忿,她不由心情好起来。

     她怎么就喜欢看到这种爱吃醋、爱嫉妒、天生就见不得别人比自己好的人心里不痛快呢?这么阴暗也不知道好不好?

     但她也知趣地不再往下问了,陈王一家已被满门抄斩,虽然不大可能有人会因为她这么个小孩子问了两句话给真拿沈宓问罪,但问多了终归不合适。

     可她又舍不得放掉这个可以挤兑挤兑她的机会。

     她想了想,便说道:“陈王妃我没见过,不过勋贵夫人们倒是见得多的,荣国公府的世子夫人就是个美人,笑起来的时候那真叫好看,巧笑倩兮顾盼生辉,连我每每见了都不由得动心。”

     戚氏虽然小心眼儿,但真架不住人家是个美人,要不然也生不出顾颂那么俊的儿子。勋贵们都是战场上饮过血的真功臣,爵位与荣誉都是本事和性命换来的,安宁侯仅凭个国舅身份就当上了侯爷与他们平起平坐,这也罢了,偏还掌着个五城营,自然让人心里不屑。

     她当着蔡氏,就是要捧着戚氏。

     前次因着吴重坑沈宓那事,顾至诚在北城营把安宁侯府从里到外骂了个底朝天,这梁子早就结下了,他刘家纵容下属在外胡作非为,事后虽则假惺惺地来道歉,可假如不是皇后要倚重沈观裕,他会来道这个歉么?

     如今倒又反过来想拉拢沈宓,哪有那么好的事?

     退一万步说,就算沈宓不计前嫌跟刘家走近了,那曾替沈宓出头的顾至诚介时又情何以堪?

     反正闲着也是无聊,硌应硌应她也是好的。

     蔡氏脸色果然有些难看了。

     她虽然不至于真的在个孩子面前与戚氏争高低,但也架不住被顾至诚那么骂过,听沈雁扯到荣国公府头上,便就微哼着垂下眸,一面进了水榭坐下,一面说道:“一个走镖的人家的女儿,再强又能强到哪里去?”

     这口吻,竟跟当初炸了毛的华氏一模一样。

     沈雁闻言冷笑。她可真没想到这蔡氏一张嘴这么松垮,戚氏可是荣国公府的世子夫人,论爵位将来人家袭了爵,还比她高了个等级。蔡氏连点基本的修养都没有,当着她这个外人这么说戚氏,真不知道那安宁侯会不会跟她一样蠢。

     她惊呼道:“夫人这样说世子夫人?”

     陈大奶奶和余二奶奶听见动静,果然都走过来:“怎么了?”

     蔡氏也察觉到自己说错话,正后悔莫及,连忙道:“没什么!”

     沈雁也平静地看向余二奶奶,说道:“是啊,没什么,就是安宁侯夫人方才说荣国公世子夫人是个走镖的出身而已。少夫人,走镖的是什么意思?”

     陈余二人望向蔡氏,面色腾地黑下来了。

     许家虽非勋贵,但当初两家都是南征北战时结下的交情,许敬芳跟几位老国公爷和老侯爷时常拍着胳膊称兄道弟,要论起出身,那年头几户人家娶的是有名有号的大户闺秀?刘家蔡家也都不是什么上得了台面的人家!

     如今大家都赚下家业来了,到底也顾着几分面子,出身这种事情大家都知趣的避免提及。这蔡氏在许家作客却对着个孩子背底里嚼荣国公府的舌根,回头传出去了,荣国公府不得以为许家也跟安宁侯府一般是个卑鄙小人?

     安宁侯虽是后戚,但许敬芳身为元老,连皇帝的脸也驳得,还会怕他个国舅不成?!

     陈大奶奶缓缓开口了:“夫人这话就不妥了,满朝这么多文武,若论起出身来,只怕没几个祖上不是三教九流出身的。就连咱们皇上也并非名门出身。戚夫人乃是皇上钦授的世子夫人,夫人这么说,岂不是在质疑皇上的眼光?”

     蔡氏简直无地自容了。

     别的勋贵虽然也跟刘家往来不多,但好歹也还维持着面子情,这顾至诚实在太不把安宁侯府放在眼里了,不就是吴重坑了他一把吗,又没剁下他一块肉来,也值得他这么耿耿于怀?素日在府里难免多有埋怨,方才沈雁哪壶不开提哪壶,偏提到戚氏,她一顺嘴就说出来了!

     许敬芳那牛脾气她是知道的,一个不好闹到乾清宫,皇帝回头不把安宁侯与她骂个狗血淋头才怪!因而眼下陈大奶奶这般数落,她却也只能揣着满肚子憋屈忍耐下来,陪着笑解释道:“我并没有恶意,只是雁姑娘问到这里,顺口提了提。”

     说完她狠命往沈雁瞪去一眼,深呼吸了一口,努力平息下来。

     都是这死丫头给害的,若不是她缠着她问东问西,她哪里能被她绕进去?

     “雁姐儿到底还是个孩子,便是问两句不该问的,夫人也该有些分寸。”陈大奶奶眉头越发皱紧了,这蔡氏虽说没读过什么书,好歹也当了十几年的贵族了,贵族们该有什么样的作派她好歹也见识过,怎么自己说错了话反倒推到个孩子身上?

     想到这里,便就温声牵了沈雁,说道:“这里冷,雁姐儿跟二奶奶去屋里吃茶,省得冻着了。”

     沈雁看了眼蔡氏,遂乖顺地随着含笑望着她的余二奶奶走了。

     陈大奶奶嘴角抽了抽,望着蔡氏道:“夫人是回前厅去还是?”

     陈氏年纪比安宁侯还大,若不论品阶,论起辈份这么待她也待得。

     蔡氏脸红得跟茄子似的,当着满园子沈家与许家的下人丢了这么个脸,哪里还呆得下去?便就强笑道:“我忽然想起府里头还有点事,还是先告辞了,改日再来拜访。”

     说完头也不回匆匆地走了。

     陈大奶奶看着她出了园门,沉沉呼吸了一气,才又去到许夫人她们已然落座的水榭。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