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67 完了
    四房这边,沈思敏她们皆坐在内室,外头响动自是听不大真切,但是她身边的丫鬟自是也早把事情暗中告诉了她。这里扶桑她们走了片刻,华氏正要唤她们进来侍候,一唤不见人影,紧接着季氏身边的金穗倒是冲了进来:“奶奶,不好了,三姑娘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在二房抱厦里晕倒了!”

     大伙听说沈璎晕倒在二房,皆不由得站起来。

     沈思敏更是纳闷,沈璎好好的怎么会晕在二房抱厦?就算要晕也应该是沈雁不是吗?

     “快瞧瞧去!”

     因为事发在二房,华氏首当其冲出了门,沈雁说过要在抱厦礼佛的,她心里惦记着她。

     季氏陈氏鱼贯而出,沈思敏也赶忙随在其后跟了过来。

     这边厢自有葛荀把事情禀告了沈宓,沈宣从旁听得,早顾不得什么别的,立马拔腿就往二房奔来。这边厢正与沈观裕说话的杜如琛听说杜峻在二房把沈璎给泼晕了,也是吓得脸色大变,连忙告退出了门槛。沈观裕默站了片刻,遂也到了二房。

     于是很快,二房抱厦里就已经挤满了人。

     华氏最先到达,先上下打量了沈雁两轮,见着她完好无损,松了口气,才又看向屋里,只见沈璎还躺在地上,没有沈雁发话,谁也不敢去动,柳莺曾几次想要上前,都被胭脂青黛沉着脸挡住了去路。而杜峻站在门槛下,仿若已慌了神,惨白着脸说不出话来。

     华氏看见这模样,虽不知沈雁怎么设的这个局,但也看了个心知肚明,抱厦属内院之地,沈雁本是一个人在这里,怎么那么巧沈璎过来了,杜峻又过来了,还拎着酒坛子把她泼了个透湿?正好沈宓到来,跟他对了个眼色,便就眼观鼻鼻观心站在一旁未动。

     他们可以不加理会,季氏却不能,纵使看出这当中有诈,也只得吩咐道:“快把三丫头扶回房里去更衣!再请廖仲灵过来!”

     柳莺连忙招呼丫鬟们上来了。

     沈思敏看到这情景心下已不由一沉,这根本与她想象的完全不是一回事!杜峻怎么会把沈璎弄晕了?沈雁怎么会气定神闲站在这里?还有那本该满屋子爬动着的蛇呢?!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沈宣纵然与沈思敏情分最深,可沈璎落到这么狼狈的地步,他就是再好脾气也忍不住狠瞪着杜峻,怒问起来了,“璎姐儿可是又得罪峻哥儿了?”

     “不……”杜峻看着他这样子,不由后退了两步,连连摆着手道:“我不是故意泼她的,我不知道璎妹妹在这里!”

     “你不知道璎姐儿在这里,难道你以为我在这里?”沈雁走过来指着自己的鼻子,惊疑地说:“你不是故意要泼她,那你拎这么大坛子酒是要泼什么?”

     “我没有!”杜峻脸涨得紫红,还要再说,却被沈思敏拉了回去。她狠瞪了眼沈雁,转回身跟沈宣道:“只是个误会而已,峻哥儿也不知道,别吓着孩子。”

     护短兴许是沈家人的传统,沈宣可不是沈宓那么好脾气的人,听得她这么说,顿时怒色就摆到脸上了:“姐姐这话好没道理,我说这几句话便吓着了他,那么璎姐儿呢?峻哥儿历来玩劣,璎姐儿身子骨为什么这么弱姐姐难道心里没数吗?眼下人都被他泼晕了过去,你还在这里怪我吓唬他?!”

     沈思敏的脸蓦地沉下来。

     “老四少说两句。”季氏没好气地瞪了眼他,虽然说事实如此,这杜峻也果真是太横了点儿,他就是再宝贝,这眼下也是在外家做客呢,怎好跑到二房内院里来捣蛋?可说来说去,人家终归是客,总不好让人家太下不来台。

     沈宣跟沈宓也是极要好的,从前为了沈雁和沈璎的纠纷,他连沈宓的面子都不给,又岂会对嫁出去的姐姐妥协?当下便负了手,冷声道:“我倒也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觉得姐姐姐夫在儿女管教上只怕还要下些功夫!”

     沈思敏的脸更黑了。

     杜如琛虽看出杜峻这事有内情,但不管怎么说,一则他闯入人家内宅来已是不对,二则他把沈璎拿冷酒泼晕了也是事实,自知理亏,便就好言道:“逸尘不必着急,这事是峻儿的错,咱们还是先看看璎姐儿的情况如何为是。”

     假若沈璎只是受到了些惊吓倒也不怕,若是惹出毛病来只怕还得想法子进行安抚。想到这里他又不由埋怨地瞥向沈思敏,杜峻都是她在管教的,怎么连这种行为平日里都不多严加约束呢?

     季氏听得这话连道“很是”,一面让人去看廖仲灵去了诊沈璎不曾,一面又招呼着大家进屋里坐。

     这时候胭脂却飞快跑进来,说道:“不好了!枕香阁里出现了好几条大蛇,三姑娘刚刚醒过来,又晕过去了!额头跌在凳角上,出了好多血!

     “什么?!”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沈宣也顾不上问究竟了,拔腿就又冲回了四房。其余人当然揣着又惊又疑的心情跟了过去。沈思敏胆颤心惊,顶着张灰白的脸,也提裙出了门。跨门槛的时候险些被门槛绊得跌到了地上,亏得季氏顺手扶了把才算站稳。

     沈雁吩咐扶桑她们几句,然后随着人群屁颠屁颠地赶到四房,这时候枕香阁里早已乱成了一锅粥,哭声尖叫声喝斥声什么声音都有,沈璎已经被抬了出来,果然额尖上鲜血淋漓,趴在院外藤椅上放声大哭,而柳莺则瘫倒在地下浑身筛糠。

     深宅后院里居然有蛇爬动,这还了得?

     沈观裕气得火冒三丈,指着管事们鼻子一顿臭骂。而沈宣也急得蹿来蹿去,指挥着下人们捕蛇,又让人守住枕香阁四面,以防有蛇逃跑出去。

     季氏再贤淑也不由跺起脚来:“真是气死我了!这到底是闹的哪一出!大冬天的怎么会有蛇进屋来?金穗快给我去查,看看这蛇到底是哪里来的!”

     沈思敏稳住心神,捉住她手腕道:“今儿宴上不是有蛇羹么?多半是厨下里逃出来的。”

     季氏半信半疑地觑着她。

     沈雁气喘吁吁赶过来,大声道:“四叔!大伯母!胭脂她们方才逮着个人,她肯定知道蛇是打哪来的!”说着她往后一指,便见胭脂青黛押着个满脸惨白的丫鬟走了过来。

     季氏惊道:“七巧?!”

     沈思敏看到七巧,瞬时一颗心也几乎扑出喉咙口!

     沈宣闻声也赶了过来。

     沈雁往七巧屁股上一踹,喝道:“老实招来!说枕香阁的蛇是不是你放的?”

     七巧见到季氏她们倒也罢了,可见到沈宣也在,顿时便颤抖着说不出话来,趴在地下已只会哭了。

     季氏瞧出古怪来,立即吩咐把院里下人们全都遣散。

     沈宣一脚踹七巧当胸:“不说给我打!往死里打!”

     “我说!我说!”

     七巧是见识过林嬷嬷的死状的,哪里敢怠慢,顿时便把如何受沈璎指使,将那筐子菜蛇搬去二房抱厦意图倒进去恐吓沈雁的事情给说了,然后她又哭哭涕涕地道:“奴婢明明是让人把蛇一条条扔在了二房抱厦墙根下的,不知道怎么又跑到了枕香阁来……”

     她话没说完,周围围着的人早就已经惊呆了。

     沈宓面上虽然平静,但拢在袖内一双手却已握得咯咯作响。

     沈宣更是气得差点没抽过去,他一脚踹在她肩背上,然后走到沈璎面前,咬牙切齿道:“这果真是你安排的?”

     沈璎早就吓得魂都没了,她哪里料到七巧也落到了沈雁手上,当下就把目光投到沈思敏身上,结结巴巴道:“是,姑母说放蛇吓唬二姐姐,她想把峻哥哥留下来,慢慢磨得二伯收他为弟子……不是我说要放蛇,是姑母说放蛇才神不知鬼不觉!”

     四面变得像子夜一般安静。

     沈宓望着沈思敏,那目光里的寒意已经无法形容了。

     有了这番真相,蛇是怎么跑到枕香阁来的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这姑侄俩居然狼狈为奸算计到了沈雁头上,沈璎也就罢了,到底年纪小,沈思敏好歹是当母亲的人了,而且还是个外客,她居然也会做出这种不要脸的事来?

     “你闭嘴!”

     沈思敏的脸早已绿了,沈璎的话才说完,便听她口里咯嘣一响,竟是连后槽牙都已气得被咬断!她根本就没有想过会失败,所以也根本就防备沈璎会把她抖出来,看到沈宓脸色的那一刻她就知道完了,她这辈子都已经别想再让他相信她!

     一旁的华氏已经只差两眼喷火了。

     负手站在外围的沈观裕,一向端凝的脸上也出现了从来也未出现过的怒色。

     杜如琛看着沈思敏,眼里充满着不可置信,他承认他也希望沈宓能拉他们一把,可是当沈宓拒绝了沈思敏的提议时他也没觉得特别失望,因为他始终还是相信过份的是他们,沈宓愿意的话,他当然高兴,假若不愿意,他也并不会怪罪。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