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49 侧攻
    这倒是实话,可如果连这点忠心都没有,又怎么会有当管事嬷嬷的资格?鄂氏没回应,只垂眸接着茶,说道:“下去歇着吧。”

     宁嬷嬷一脸的殷勤僵在摇曳的烛光里,默然颌了颌首,下去了。

     鄂氏望着她那轻快离去的背影,却半日也未曾收回目光来。

     “你在看什么?”

     正怔忡着,忽然有声音在耳畔响起,抬头看去,竟是魏国公。

     “你回来了。”她站起来,苍促地收拾着一脸的微慌。“我去让人给你热水。”

     魏国公望着她的背影,目光里也涌现出了一丝疑惑。

     翌日早上,魏国公便将沈观裕已经同意婚事的消息告诉了韩稷。

     韩稷这几日等待之余也在琢磨着该从哪方面下手攻克沈宓,听到说沈观裕已然被说服,欣慰之余同时又多了几分信心,心想沈宓平日里最是敬重华氏,也许先走走华氏的路子反而好些,但华氏身在内宅,他又如何才能得见呢?

     目光无意瞥到桌上摆着的两颗药丸上,忽想到这大半日也未见辛乙,遂道:“辛管事呢?”

     小厮进来道:“辛管事去沈家给**奶请平安脉去了。”

     这么巧?韩稷讷然。

     沈家这边,沈雁正在二房正院里陪着华氏让辛乙诊脉。

     沈宓一大早去了早朝,而他昨儿夜里便说奉了旨,今儿要去与内阁礼部翰林院等人集议,所以确定晌午之前不会回来。而为免再出现上次那样的意外,她也特地嘱咐了葛荀上外头望风,只要看见沈宓进坊就来报讯。

     另外沈婵和萱娘也让她早早地支到华家去赏昙花了。华正晴年底出嫁,养的那半院子花也将会随她带到夫家去,而眼下正有两盆昙花居然意外绽了花蕾,于是昨儿派人来了传话,请她们过去赏花。

     剩下季氏陈氏她们许是为了避嫌,并不常来院子里,只常常使人过来问候几句。唯有曾氏会来坐坐。但因为她这几日身上也有些懒懒的,怕过了病气给双生兄妹,于是这几日也没出门走动。

     这样一来。就十分安全了。

     沈雁托腮坐在旁侧,等着辛乙收回手,遂道:“怎么样?”

     辛乙微笑:“从脉象看,恢复得极好。只要将我给的那方子照吃就是了。”

     华氏很高兴。连忙派人换热茶,沈雁也很高兴。与他出到外间侧厅,说道:“先生真是帮了我们大忙,这份恩德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回报?”

     辛乙扬唇道:“姑娘若是这么说,那就折煞小的了。在小的眼里。能替姑娘效劳,是小的的荣幸。”

     沈雁知道他帮忙不为图她感谢,想想连他本人也不曾十分了解。他需要什么也不清楚,又谈得上什么真心感谢?来日方长。日后总还有机会的。正要请他落坐吃茶,正好碧琴过来说黄嬷嬷在小厨房请她过去,便就道:“先生请稍候,我去去就来。”

     说着便抬步出了门。

     辛乙目送她离去,在厅内站了站,忽然走到门口,冲门下的小丫鬟说道:“烦请通告**奶一声,小的还有件要事相求,烦请再赏面让小的求见说几句话。”

     能得近身侍候的都是华氏的亲随,这些人都知道华氏能怀上这双龙凤胎都是出于辛乙的妙手,心里早把他当成神仙一般地对待,听说有事要求华氏,哪敢耽搁,立马就拔腿进了内院。

     去了没等片刻,又飞快地回转来,微喘着道:“奶奶请先生进去呢。”

     辛乙连忙称谢,又跨门进了内宅。

     华氏是尊贵的命妇官眷,内宅里按理是不能让外人随便踏入的,平日里就是请大夫也得有旁的妯娌或是丈夫在场。

     但碍于沈宓对韩稷有着极大成见,所以辛乙自来诊脉一直也未以常理论之。这样实则还是有着巨大风险,若是让人知道有外男私入二房内宅,而且华氏又偏偏在这个时候怀上了二胎,到时随随便便又是一场风波。

     所以每一次不光是华氏,就连沈雁也担着老大的心。

     韩稷那日跟沈雁在府后小胡同里私会而后让沈宓抓了个正着的事她也知道了,她当母亲的可没沈宓那么不可理喻,她想着只要韩稷对沈雁是真心的,只要沈雁自己也觉着好,她便没什么意见。到底辛乙是韩稷的人,如果韩稷不点头,辛乙又怎敢按时前来看诊?

     而她虽未与韩稷直接接触过,可是沈雁的眼光她是相信的,既然她觉着不错,那对方人品必然也不会差到哪里去。不过看沈宓气成那样,而沈雁到底还没到必须议亲的地步,她也就费事去与丈夫争辩了。

     而为免沈宓对韩稷的不满再度升级,也为了避免节外生枝,今儿她特地让沈雁把辛乙再度请来,也是为了当面把报酬付给辛乙,同时得到他的确诊,那么往后也就不必再劳烦他过来了。

     于是这里正在着扶桑去取银票的时候,小丫头就来报说辛乙有事求见。

     华氏正担心他又会同上回一般直接拒了她的银子而让她不知如何报答,没想到他正有事相求,哪里会不高兴?当下就命人抬回了屏风挡在床前,命小丫头去请人。

     很快辛乙就回转了来,在屏风外站定道:“惊动奶奶歇息,小的先告罪。”

     华氏温言道:“先生哪里话,只是我不宜久留先生,先生若有什么事我能帮得上忙的,还请先生从速说来。”

     “谨遵奶奶吩咐。”辛乙颌首,这里扶桑又搬来了座椅,他便就坐下,说道:“小的要说的事,乃是关于雁姑娘的婚事。”

     “雁姐儿的婚事?”

     华氏闻言,身子也不由坐直了些。

     辛乙道:“小的斗胆直言。敝上魏国公世子韩稷,心仪雁姑娘已久,虽然私下偶有接触,但并不敢心存亵渎之意,我们国公爷回朝之后世子便第一时间提出要上沈家求亲,但却因为沈二爷似乎对世子有些误会,小的想来想去,恐怕还得请奶奶出面周旋方能成事。”

     华氏原以为他是替自己求什么,听得他竟然是为韩稷而来,不由就顿在那里。

     旁边立着的紫英红袖面上也都露出了讶色。

     诚然,华氏对韩稷谈不上多恶的印象,可是眼下的情况是沈宓执意抵触,她做妻子的又焉有跟丈夫唱反调的理?

     她略顿片刻,便就凝眉望着落在屏风上那道暗影,说道:“是韩稷让你来的?”

     辛乙道:“不是。是小的自己求的奶奶,这件事我们世子并不知情。”

     “那你这个管家倒是极忠心。”

     华氏微哂道,深吸了一口气,又说道:“那韩稷本就行止不端,纵然一个巴掌拍不响,可雁姐儿才十三岁未到,他韩稷多大了?十七?十八?他堂堂国公府的世子,总不会连这点规矩都不懂,我们二爷就是对他有成见,那也是应当的。

     “你们韩家门第是高,我也知道你们世子爷是京中炙手可热的贵公子,可我们沈家的姑娘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娶得走的,他韩稷引诱我女儿是事实,难道事后一句会来提亲就能把这笔帐一笔勾销了么?要照你们这么说,你们肯事后负责,还是给了我沈家面子?”

     辛乙望着地下,微顿片刻,说道:“小的并非此意,如今这局面,小的也早就有了预料。上回奶奶在提到要酬谢小的时,小的曾说过并不为求财,只求事成之后奶奶答应帮小的一个忙,不知道奶奶可还记得?”

     华氏眉头动了动,这件事她怎么会不记得,当时他说了一半又且打住,难道说真的就是为了这件事?

     她凝眉道:“记得,可我纵然记得,又怎会将雁姐儿的终身视作儿戏?倘若你们韩家吃定了我沈家,我就是宁愿把她养在沈家一辈子也不会应承你。你的恩德我记在心里,但这两件事并不能混为一谈。——扶桑,把银票送给辛先生,倘若不够,再加。”

     扶桑看了眼华氏,走出门来。

     辛乙起身道:“小的用性命担保,敝上绝无恃强之意。奶奶的酬金我分文不收,但是我们世子,确实对雁姑娘情深意重,也确实从一开始就把姑娘当成他的终生伴侣。

     “我们国公爷对这桩婚事的态度,相信奶奶也应该从洗三宴上看出来,我们韩家上下对这桩婚事都是乐见的,不瞒奶奶说,我们国公爷昨儿夜里也已经约沈御史在外见过面,而沈御史已经同意,连他老人家都点了头的事,奶奶难道还有疑虑吗?”

     华氏脱口:“魏国公见过我们老爷?”

     “正是。”辛乙点头,“奶奶若是不信,大可以遣人去向沈御史求证。”

     华氏默下来。

     她当然会去求证。如果这是真的,那她的确没有什么好疑虑的。沈观裕虽然不会如她从沈雁的切身利益出发去为她择取婚事,可到底沈雁是沈家的小姐,倘若她嫁的不好,婚事有什么差池,对沈家来说不也有坏影响么?

     更何况沈宓与他之间本有隔阂,如果韩家真有什么过不了硬的地方,他难道不怕惹得沈宓与家里决然闹掰?沈观裕绝对不会冒这个险。(未完待续)

     ps:求月票~~~R4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