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57 困兽
    默了片刻,他说道:“内阁虽是提议早立储,但在人选上却从来没有明确表示,所以如今情况才未能明了。淑妃如今已然解禁,我猜年前年后皇上便会有替楚王正名的动作。你我想要扶郑王上位,还得仔细盯着皇上这边,莫要让楚王得逞了才是。”

     朝中多是趋利附势之辈,皇帝只要给个信号要替楚王洗白,自然会有大把人站出来效劳。而楚王一旦获得声援,要想再掰下来便十分艰难。

     “楚王府这边倒是不难,我已让人盯住了。”魏国公道:“只是宫里那边,就看你到时会有什么消息过来。”

     “这层不必担心。”沈宓道,“暂时还无妨,年前述职的事已经忙不过来,皇上不会有心思在这个时候理会这事。我估摸着这个年过完,也就差不多会有大动静了。”

     魏国公点点头,伸手给他添了茶,这话题也就暂时止了,就着述职的事又说到了别处。

     气氛渐显融洽。

     沈宓望见外头天色渐黯,想起自己的来意,便又状似随意地道:“我听说世子近来已经在布置新房?这未免也太早了些,雁丫头离及笄还有一两年呢。”

     身为女方家长,当然没有自行登门询问婚期的道理,可是不登门心里又怎能踏实?魏国公是个聪明人,他自然听得懂意思的。

     果然听闻这话,魏国公便抬头看了眼他。

     韩稷的心思他比谁都清楚,当初那么急着求亲还不就是为了早日把沈雁娶过门?沈宓这番话,看模样是来敲打韩稷来了。难怪他会忽然之间登门,原来是为了这事。

     站在沈宓的立场,这态度倒是也没错。可是这儿媳妇魏国公自己也瞧着满意。再说了,都已经订了亲,迟早都是韩家的人,晚两年早两年又有什么要紧。他微笑望着沈宓:“早些预备着也好,免得到时候要过门了,东西还不齐备。”

     沈宓原是等着他装聋作哑的,只要他不承认。那么他便可以以此为把柄反对早日迎亲。可他没想到他居然直接还顺着他的话应下来了!

     他将茶杯放回桌上。直视着对面:“早些预备是好事,不过,国公爷就不怕东西备早了。到得成亲之时又泛旧了么?帐幔什么的倒也罢了,这家俱漆器却是不经放。”

     魏国公微笑,“子砚若是担心不经放,那就让他们早些成亲。我们家里没小姐,雁丫头嫁过来。我们还能把她当闺女疼着。”

     沈宓深吸一口气,望着他:“亲家这算盘可真是打得啪啪响。”

     魏国公笑道:“早些过门也不是就不要娘家了,子砚何必舍不得?”

     沈宓未语。

     嫁出门的女儿回娘家跟未出阁的姑娘,那能一样吗?

     他瞥了眼魏国公。说道:“不是你身上割下的肉,你当然舍得!”

     说完他站起来,负手走了两步。又回头道:“雁姐儿未及笄,便不能出嫁。这就是我的态度。你们要想早过门。有本事就来抢!”

     说完他抬步出了门去,简直不给一点面子。

     魏国公微笑望着他背影坐了半刻,才又下地前去相送。

     韩稷夜里回来,听说沈宓特地到府表明不会早嫁女的态度,心里颇有些无奈,但也只是挑了挑眉没再说什么。及笄再成亲?他又哪里等得到那个时候。

     不过他如今已然不急,八字那一撇都写完了,还怕写不完剩下这一捺么。

     沈宓这里虽然撂了狠话在韩家,但心里仍旧酸酸的不是滋味,韩家这对父子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尤其是那韩稷,虽说在沈家毕恭毕敬,可真要是对抗起来,恐怕他还真能做出那抢亲的事来。

     于是心里越发不爽,不知道怎么就摊上这么个女婿!

     夜里吃完晚饭,便就把沈雁叫到书房,义正辞严说道:“你也是有了夫家的人了,往后少出门去,免得弄出什么笑话来!”

     沈雁早就知道他去韩家的事了,知道他这是防着韩稷呢,不想让他更伤心,但总不能真的从此不出门。遂说道:“年底三太太过寿,我跟萱娘她们过三府里去贺寿呢。”

     沈宓咬了咬牙,“去贺寿回来不许去别的地方!”

     沈雁笑道:“可是晴姐姐回来住对月,我跟母亲说好了,要去华家陪她几日。”

     华正晴上个月出嫁了,正好过几日回来住对月,早早就来了信让她去华家。

     沈宓无可奈何,但想想华钧成也不赞成沈雁嫁去韩家,恐怕比他盯沈雁还要盯得紧,也就沉哼着坐回书案后,没再说什么了。

     京师接连下了两场雪,街上积雪未干又覆上了一片白,等到太阳终于露脸,已经是年底了。

     近日各部皆忙着外官进京述职之事,持续到的廿六才算是渐渐消停。关于元日的太庙祭祀,又不免提到去持香祭祖的人选来。

     通常这样的祭祀类似于皇室的家祭,不会有朝官参与,但礼部与光禄寺鸿胪寺却仍要主持。这日说到祭祀持香唱赞的顺序,便又有人为着究竟是让郑王上还是让楚王上而争论起来。郑王是弟弟,按理这差事得让给楚王,可宫里那事才过去不久,朝中也有大把人不怎么待见他。

     不但不待见,还很有些针对的意思。

     楚王在王府里听见回话,当时便怒摔了几个杯子。

     “龙困浅滩遭虾戏,虎落平阳遭犬欺,若我来日执掌天下,定将他们这些趋炎附势之徒斩尽杀绝!”

     冯芸勾着头上前劝道:“王爷莫要气坏了身子。”

     楚王抬手将他拨开,瞪着一双发红的眼,“去把所有反对本王的人都记下来!本王要一个个把他们刻在心里,一个个地将他们捏得粉碎!”

     “王爷!”冯芸再走近来,说道:“如今朝上好几个将军都直言支持郑王,而他们俱都是中军营及后军营里的将官,而他们在表态的时候,几位国公爷始终未曾表示赞成或是反对,由此看来,这些人极有可能是国公府指使的!”

     “国公府?”

     楚王忽地转过身来,双目凝视了他片刻,忽然闪了闪,点头道:“是了,韩稷。韩稷这个背信弃义之徒,他曾经威胁过我,让我主动放弃那个位置,一定是他!他与顾至诚走得最近,一定是他们私下里怂恿的!”

     一桌子杯盘碗盏又摔下地来。

     冯芸望着地上碎瓷,说道:“眼下皇上已有保王爷之意,可万万不能让韩稷他们又扭转了局势,这要是再扭转回去,恐怕就再难有机会了!”

     楚王一屁股坐在椅子里,倒是又渐渐冷静下来。

     万寿节上沈雁与韩稷让他受了重创,他的确已不能再失手了。可是以他一人之力,又岂能对付得了四家国公府?想想这几年,除了个五城营,他竟是再没有什么用得顺手的力量,而五城营那帮人,恐怕连韩稷一个人也应付不了罢?

     “把宋长史叫过来!”

     他一挥手,支额坐在桌后。

     长史名唤宋正源,去年由皇帝指派过来的,原是前朝的进士,在大周治下也做过两任地方官,去年由柳亚泽举荐给了皇帝。皇帝原不想用他,但又因为确实有几分才气,便就将他调到了王府辅佐楚王。

     宋正源进来时地上已被打扫干净,楚王拿着一小壶酒正举杯独酌。

     宋正源躬身到了丹墀下站定,见桌上有杯子被碰倒滚下来,连忙上前接住,放稳回案上。

     楚王撩眼看着他,说道:“如今四面楚歌,我该怎么做?”

     宋正源垂首,答道:“王爷不宜妄动,要动,便要一招致命。”

     “致命?”楚王一肘支桌,“致谁的命?”

     “华家。”

     “华家?”楚王屏息,直起腰:“你是说华钧成?”

     “正是。”宋正源颌首,语气自始至终平静:“不知道王爷是否还记得,陈王谋反一案?”

     楚王微震,听到陈王二字酒气也吓走了一半,“记得,你提起这个做什么?”

     宋正源望着他道:“华钧成的父亲华震阳与陈王交情极好,当年华震阳乃是先投靠了陈王才加入的义军,华钧成与陈王府几位公子也有极好的交情,而华钧成的妹妹,如今沈宓的夫人华氏,更是与陈王的女儿曾义结金兰。”

     楚王眼里掩饰不住震惊,“竟还有这层?如何本王竟不知道?”

     宋正源道:“王爷不知道,自有原因。华家世代行商,又与义军同行日久,极善于审时度势,义军攻入河南之前,华家父子便与先帝建立了同样的交情,建国之时了陈王弃兵南下建府,华家之后便与陈王府疏了往来。

     “也正是因为他父子迷惑了众人之眼,才渐渐无人记起在华家原先乃是跟随陈王起的家。陈王府出事之后,先帝也未曾治华家的罪。”

     楚王满脸骇色,久久也未曾退去。

     陈王府三字对于赵家皇室来说犹如把无形的刀,至今仍让人谈之色变。华家竟然与陈王府有着这么深的渊源,而且华氏还跟陈王府的郡主曾义结金兰,这要是把华氏的罪名坐实了,沈家不就全垮了吗?不但沈家要垮,再使把力气下去,指不定韩家也要垮!(未完待续)

     ps:求月票~~么么哒~I5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