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99 吉日
    原先在韩稷跟他提及赵隽掐死的公主很可能只是个假象的时候,她是疑心过宫里有人是他的帮手的。可是这个人既然能够帮他办成这么要命的一件事,必然与他的交情不会太浅。可是交情深的那些人又已全部被皇帝诛杀殆尽,这个人便变得很难琢磨。

     如今照沈观裕的话往下想想,又确实不能不郑重。

     首先这个人帮赵隽的目的究竟是善是恶,如果是善倒罢了,可关键是万一是恶呢?给陈王平反的事与复立赵隽的事必须联合进行,而若那个时候赵隽孩子的下落被此人拿来利用,又或者是落入敌人之手,到时赵隽被威胁,那他们可就彻底被动了!

     她垂头琢磨片刻,抬起头来,咕囔道:“我本来好好的待嫁的心情,怎么被您一句话弄得压力重重了,您该不会是故意给我添堵吧?”

     沈观裕冷哼,捧了茶在手。

     说笑归说笑,沈雁却不能不正视,看来她过门之后马上就得奔着这个任务去了。暗自沉吟了会儿,她又抬头伸出手来:“那我的陪嫁礼呢?”

     沈观裕将那舆图推过去,“这不是么?”

     沈雁气结。

     沈家这边今夜注定是通宵不眠。当然韩家想必也差不多。

     不过郑王府后殿的灯直到夜深也还亮着。

     郑王站在阁楼上,眺望着宫城方向,秋风扬起他的衣袂,使他的背影看起来孤清而寂寮。

     与韩沈两家截然不同的是。郑王府近来的萧索已与这秋景无异。虽然皇帝派来监守王府的羽林军已然退去,但近来也并没有什么好消息传来,因为与皇后彻底离心,曾经聚集在身边的那帮臣子也已经开始散的散,走的走,比如刘括等刘家后戚,便就从他身边撤离了个干干净净。

     诚然他也曾培养过一些自己的人脉,但终究已成颓势。

     这局面在反制皇后之初他也是曾经料到的,但当时他若不反皇后,那他多半连性命都已保不住。药童是他安排下的人不错。但皇后使人在罗清辉的银针上用毒已是事实。倘若他不让药童往药里下毒。罗清辉给他扎下那几针剧毒之针,他也必死无疑。

     但那样的话他什么都不做,只等着罗清辉出手再反制,是绝对取不到如今这样的效果的。

     他一点也不后悔冲皇后下手。这是迟早的事而已。但如今这景象。也非他能安然承受。

     他终归还是要拿到这个天下。楚王死了,皇后倒了,他已经离那个位置很近很近。

     他转过头来。余光望着于英,“又将要到年底了,皇上还是没曾提起立储的事么?”

     于英上前:“皇上私下里与内阁及礼部都提过几次,但内阁诸阁老等人则以今年诸事不顺为由推至明年,而礼部房阁老与左侍郎宁大人则罕见地直言拒绝。”

     “房文正拒绝?”他咀嚼着这句话,缓缓将身子从夜风里转过来,“为什么?”

     于英将头又低下去一些,说道:“礼部说,皇后终归于王爷有抚育之恩,且王德全下的毒手也并没有证据证明一定就是皇后所为,如果在皇后被惩的同时又立王爷为储,恐造成不好的影响,所以……”

     “所以她想杀我,反过来我还要被她所牵累?”他尾音高扬,说道:“他们是不是故意推延,好争取时间让那两个皇子被挑出来继位?”

     于英无言以对,垂下头去。

     郑王缓缓吸了一口气,呼出的气流在微光下成了丝丝白雾。

     现如今是满朝文武皆与皇帝作对了么 ?难道他的前途就真的要被耽误在他们手上了么?

     不。

     他从来没有认过输,眼下只差一步他便就将成功,又岂能半途而废?

     “明儿韩家娶亲,皇上会去赴宴么?”

     于英垂首:“先帝与韩家老太爷曾经义结金兰,碍着这层面子,恐怕皇上得去去不可。”

     他微微地扬起唇来:“是么?那么你也去备份厚礼,明儿送到韩家去。”

     于英在夜色里退下,阁楼上只影孑身,衬得清风更凉,秋月更寒。

     沈雁才听得鸡鸣声起就被华夫人曾氏和陈氏从被窝里扒出来了。

     “都什么时候还睡?还得去祠堂祭祖,祭了祖还得奉茶用早饭,用了早饭客人就陆续来了,你还搁这里赖床?鲁夫人诸大奶奶她们可都到了!”

     府里请的全福夫人一是鲁夫人,二是诸阁老的长媳诸云氏。

     鲁振谦去年也成了亲,他跟沈弋那桩事到底已成了过去,鲁家与沈家淡了两个月后又还是若无其事地恢复了密切关系。其实这在官户之家十分正常,毕竟私人恩怨也没有实际利益来的重要,跟沈家生份下去对鲁家来说有什么好处呢?

     倒不是说沈家在此事上持有高姿态,而是事过境迁其实于两家都有利。

     沈雁在华夫人她们噼哩啪啦的催请声中清醒过来,听她们说的这么着急,于是也跟着手忙脚乱起来。

     亲迎的队伍要日斜时分才来,暂且还不必上大妆,但仔细收拾一番是十分必要的。这里梳了个纂儿, 插了几件得体的珠翠,又挑了身大红色的家常款襦衣襦裙穿了,这里全福夫人们便就与丫鬟们一道过来道喜。彼此欢喜了会儿,然后便搀着她出门往祠堂去。

     这些流程她当年已做过一遍,如今也不过按部就班再来一次,其实没什么好说的。只是情绪已经被调动起来,人就不能不跟着投入,所以忙碌不是假的,紧张也不是假的,毕竟一辈子只有一次。

     祭祖回来天已经渐亮了,九月里冷热适宜,只草底下有薄霜,扑面的微风还算是舒适的。但是福娘怕她冷,才进碧水院便给了她一个手炉暖身,其实是怕她凉了肚子,这种日子若是有个什么头疼脑热的,多扫兴。

     沈雁也没多说,接过来跨进门去。

     后脚才入了门槛,就听院门口传来萱娘的声音,回头一看,还真是她站在门口说话。

     福娘走过去把她请进来,沈雁一面坐在妆台前任胭脂补妆,一面问道:“你跟四婶屋里的春蕙说什么呢?”

     萱娘见瞒不过,只好道:“璎姐儿听说你出嫁,从昨儿起就吵着要回府来。我让春蕙去禀了四婶,让她处理去。”

     进府这么久,原先府里发生的这点事她大略也知道了。这种时候沈璎要回来,又能安什么好心不成?自是不能让她回来添堵的。

     沈雁顿了下,扭头道:“那她究竟回来不曾?”

     “没呢。”萱娘伸手替她正了正华胜,“庄子那边自是有人看着的,不至于让她走出来。再说了,她自己也应该知道,这个时候她还有什么好争?等你出了阁,也就是明后年的事,她怕也要过徽州去了。”

     沈雁点点头,接过她递来的唇脂抿起来。

     她倒不怕沈璎会回来出什么夭蛾子,她从来就不是蠢到会不顾身份脸面来闹场的人,但是她不甘心又是显而易见的,杜峻那样的夫婿,来日她就是再伏低做小扮温顺,恐怕也不会有多待见她罢?沈思敏那么讲究出身的一个人。

     不过照她们俩的关系,沈璎是不可能会真心想到回府来给她送嫁的,她这又是闹的哪一出呢?

     想了想,她说道:“派人去田庄看看,她究竟是想怎样?”

     福娘道:“理她做什么?没的给她长脸了。”

     “真是小肚鸡肠。”她笑骂道:“不过就是让人去看看她这么闹腾是为什么,你计较个什么?”

     虽说府里两位小姐出嫁沈璎都没在场,传出去也难免引人猜测,可是这么重要的日子,她是绝不会给她半点机会出夭蛾子的。但不加理会还不够,既然知道她有这个意思,就得摸清楚她究竟是为的什么。

     萱娘与胭脂她们面面相觑,最后她说道:“我去问问二婶和姑姑她们再答复你。”

     今日这样的大事,但凡人出入总是要有个交代的,岂能随便容人走动?

     沈雁笑眯眯拍拍她脸蛋:“真是个体贴人儿。”

     萱娘方要啐她,想起今儿她大喜日子,眼眶微涩,改为笑着睨了她一眼,出了门去。

     这里福娘胭脂她们几个也跟着做起下晌上轿的准备来。她们的行李什么的都准备好了,福娘与黄嬷嬷母女相依为命,原先沈雁本是不愿带她过去的,但黄嬷嬷坚持,福娘也哭得稀里哗啦,又只好应了,反正福娘总是要嫁人的,到时候再把她嫁回沈家来便是。

     沈雁在屋里一面吃着汤圆鸡蛋红枣燕窝,一面等着萱娘回转作陪,然而两碗燕窝粥都吃完了,还是没见影儿,眼见着沈婵她们都到了,屋里连个帮着分派事务的人都没有,不由遣青黛去寻。

     才给沈婵她们上了茶,青黛就回来了,神色古怪地说道:“萱姑娘被顾家小世子撞倒在地,脚脖子撞上花墙,油皮儿都蹭破了,这会儿正在天井里歇脚呢。”

     众人皆知顾颂常在沈府里走动,却不大爱说话,又不怎么招惹人,听说他把萱娘撞翻了,都有些讷然无语,什么事情令到这傲娇的小世子这么失态呢?(未完待续。。)

     ps:  求票票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