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17 错愕
    萧稷正无暇多顾之时,余光见又有朱色身影翩然而至,手上大刀虽未出鞘,便却径直击向他面门。

     韩稷连忙抽身迎上,与赵隽交战在一处。旁边那些侍卫见状,均已退开围成一圈,将所有间隙堵了个严严实实。

     赵隽虽然英武,但却远不是韩稷的对手。

     韩稷眼里已经有了杀机,招招攻其要害,赵隽只顾左挡右避,连大刀都无暇拔出。

     但赵隽也不见得就会落败,因为他无论落到哪到哪个位置,身后的侍卫都会恰到好处地给他挑开萧稷的剑锋。但他们又绝不借势还击,而是在赵隽稳住之后继续将战场让给他们。

     这样一来,看上去就是赵隽与萧稷两个人在比拼高低。

     萧稷杀意既起,自不会再容他有可乘之机,乘他腾身攻来,手上长剑当作刀劈,赵隽抬刀来架,一把青铜所制的刀鞘竟被他手上宝剑斩开偌大一个口子!萧稷意念全在赵隽身上,刀鞘挑开之中一剑已乘势抵住他喉间——

     “你输了。”萧稷望着他,眉尖眼角俱是寒意。

     话音刚落,一卷黄帛却随着刀鞘应声而落,堪堪搭落在他直直伸出的长剑之上。

     即便是看不到正面,萧稷也还是一眼就认出这是道圣旨。

     大殿里只有刀鞘落地的声音,满场之中四目望去却无刀刃。

     那把青铜刀鞘里,竟然藏着的根本不是什么凶器,而是一卷圣旨。

     对面的赵隽面对剑尖抵喉的危机,却无丝毫惊慌,反而眼里还有淡淡的笑意。“我没输,是你输了。”

     萧稷半晌才将目光从那空空如也的刀鞘上收回来,双眼如炯望着他:“什么意思?”

     赵隽身形一动未动,两手反倒是背起在身后,“想知道什么意思,为什么不自己看看?”

     萧稷盯了他片刻。伸出左手将皇黄帛拿过来。

     一看,整个人都已变了颜色!

     赵隽扬唇望着他:“萧赵两家联手攻下大周万里江山,赵家气数已尽,但作为赵家子孙。朕却盼着大周国祚长存。朕,大周建元皇帝赵隽,今当天地之面,诏告天下,即日起禅位于你萧稷。望你此后善待苍生,开创盛世,扬我国威!”

     “这——”

     萧稷二十一年里从来没有眼下这样迷惑,没错,眼前这圣旨分明就是道禅位圣旨,字是赵隽的亲笔字迹,印是赵隽的帝印,面前的他脸上也没有半点诡谲的意思,而是一派安然自信,——赵隽要禅位给他。并不是真的要杀他?!

     “你刚才不是说虽然不贪这个位置,但到了眼下这个状况,却也没什么好多虑的了吗?”赵隽握着劲前的剑尖,轻轻挪开一点,缓声道:“杀了你我有什么好处?你是我们一家的救命恩人,我就是不图活着的名声,也还要考虑考虑死后会不会下地狱不是?

     “你有老婆孩子要保,我也是。我并不想死,而你既然答应了来坐这个位置,我当然要留着这条命带着媳妇儿和儿子隐居乡里。过我自己的逍遥日子去。我明明有很好的日子可以过,为什么要把自己逼到这样的境地去?”

     “你——”

     萧稷忽然察觉到了点什么,情绪逐渐激动起来,“难道这些事从头至尾都是你故意的?”

     “英明神武的萧大元帅。亦没有想到吧?”

     这时候,屏风那头又传来道温和悦耳的女声,随着衣袂移动,陆铭兰的身影翩然而至。

     她牵着景洛的手在帘栊下微笑,“我们三个人为了这场戏,至少已经排练了三四个月。我们把每一个细节都计算好,为的就是不让你瞧出破绽。因为这个,洛儿对我们的信任和依赖也大大增进,我们三个人,终于把擅于谋略工于心计的萧稷给骗过去了,难道,这还不能算是我们赢了吗?”

     “皇后……”萧稷眉头蹙着,声音已然略带无语。

     “萧叔叔,你不要怪我们。”景洛睁着大眼睛,一脸忐忑地望着他。“我不想住宫里,我想回到田庄里去,我要父皇和母后天天陪着我,可是我在宫里,只能跟母后呆在钟粹宫,哪里也去不成。父皇说这个皇位本该是萧家的,叔叔,你就答应了我父皇吧。”

     萧稷摸摸他的脑袋,无语半晌,凝眉又转向赵隽:“如果这是真的,那我不明白,皇上为什么要这么做?如果不是皇上一再逼得我无路可走,我根本不会进宫,也根本不会有夺位的想法,我这么做,只是想给自己一条活路而已——”

     “你晓事的时候我就认识你,你是什么样的人,难道我真的不清楚么?”

     赵隽走回榻上坐下,望着他道:“就像你始终不肯相信我是这样前后不一的人,方才始终不愿将剑一下刺入我的喉颈一样,我也始终不相信你会变。这世上诚然有些人会变,可他之所以会变,是因为他们无法掌控自己的命运。

     “你萧稷完全能够决定自己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我相信你对这江山和皇位没有并点非份之想,也相信你绝对有能力扛起这座江山。我不是没有抱负,也不是没有信心,只是我觉得从国家的角度来考虑,你比我坐上这个位置更加有说服力。

     “你和你的父母兄长们为这片土地所作的贡献,将使你成为大周建国以来最有威信和号召力的君王,当你推行政令的时候,你会比我加倍的顺利。一个具有自身魅力和具有过人才能的君王,是国家之福,苍生之幸,我能够把我们的父辈打下来的江山交给你,是我这一生之中最为自豪的一件事。

     “我之所以这么做,当然也是要逼得你答应接替我。”

     说到这里他笑了笑,拉开先前放点心的斗橱,取出大小几方玉玺来摆在桌上。又道:“我这么做是有点自私,而且,恐怕还会令你很没有面子。不过,请你原谅我,因为我不把你逼上绝路,你是肯定不会决定坐上这个位子。也是更加不会答应我的请求。

     “或许当初你瞒着我你的身份时我也有过气愤,可细究起来,那并不是君对臣,而只是兄对弟。现在在我的心里,铭兰和洛儿才是我的全部。至于我的抱负,请身为弟弟的你替我完成。”

     萧稷倒提着长剑,望着圣旨上每一字每一句,已不知该说些什么。

     在先前赵隽提到要向沈雁下手的时候,他的确是已然有了动武夺位的打算,但他绝没有想到这前前后后竟然真是赵隽下的一盘棋,说实话,让他完全接受眼前这一切,一时半会儿他确实难以做到。

     “既然如此,那这些侍卫又是怎么回事?”他凝眉望着周围的蒙面人。

     赵隽眼里光采愈发夺目,他笑微微扫了那群已明显有些按捺不住的人一眼,说道:“你猜猜。”(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未完待续。)

     PS:其实我目前还没看过琅琊榜,但是当我知道它的故事主线的时候我心里就想,肯定会有人拿这本书跟琅琊榜比较,因为这本书那么不巧地也是讲的一个复仇的故事。

     我其实是个很不自信的人,我唯一的自信是有把握通过努力不断完善自己,所以我诚惶诚恐地写着这个结局,并且更加坚定暂时不去看这部剧,因为我害怕到时写出来会更加引起比较。

     大家也许习惯了能够顺藤摸瓜猜得到结局的叙事方式,很不幸,在结尾的时候我又玩了个小“花样”,不是故意让你们生气憋屈,只是觉得赵隽身为一个有抱负而且隐忍的人,他不会做出一味劝说萧稷接受皇位的事,而萧稷也不会是那种你劝说几句我便真的顺水推舟接受它的人物性格。赵隽的傲气已经在那几年的冷宫生涯里磨去了,他不会再不服输地证明自己什么。

     而这个过渡之间,一定是还要有个契机的。

     其实在开每本书之前,我都会给自己做强大的心理建设,因为无论怎么样,总会留下大大小小的不如意,而我需要的是以平常心正视这些不足。

     真诚地感谢大家陪我成长,将近190万字,已经大大破了我的记录了。

     所以支持过本书的筒子,感谢你们!

     下本书没这么长,基于不一样的风格,情节会利落些,大家若有兴趣的话,请继续支持。